妈妈的贞操在同学手里第1一8章   乱伦小说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5-9 09:53 编辑
 我只能感觉到的是一丝异 样 ,比如说妈妈现在做饭的时候总是会哼哼几句小
曲,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本来应该是让自己松一口气的才对,毕竟我这个单亲家的儿子并不能给妈妈
带来更多的快乐或者幸福感。
父亲在我6年纪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当时我还小而且因为父亲多年在外工
作挣钱,我对这个父亲并沒有过多的感受和感情,虽然不是疏远,但是并沒有让
我感觉多么亲近,妈妈在葬礼后哭了一天,那一天让我觉得世界灰暗,虽然不是
很懂事,但是我深深的感受到了我的无能为力,不能安慰妈妈,更沒有办法代替
父亲的角色。
而家庭生活的全部责任和重担却又交到了她的肩上,但是我曾以为妈妈会像
电影里一样为我找一位陌生而强壮的叔叔回来代替父亲的位置。
但是即使情理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妈妈并沒有选择再次组成家庭,我瞭解
,她虽然不像大多数女性那么软弱,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妈妈也是个非常坚
强的女性,虽然不清楚她心里的考虑和想法,但是,我明白她并沒有打算为我从
新物色一位父亲,也许她也并不打算再次去接受一位异性走进她的生活里和心里

不过,这个世界上沒什么事情说绝对的,更沒有什么东西是无法改变的。
一晃我已经上了高一,初中3年,我过的浑浑噩噩,虽然成绩不算优异,只
是中等水平,但是我不知不觉的发现我的心里有一个我自己都讨厌的性格缺陷,
怯懦。
我曾经为自己找过各种各样的理由,父亲的去世,身边只有妈妈的缘故,或
者说是我根本不想接触谁。
妈妈教育我很严格,毕竟我可能是她人生中唯一的,也是最大的希望。
高中我开始了住校的生活,似乎妈妈的生活也轻松了不少,毕竟上学的9年
我一直在家,现在我每週只有週末在家,妈妈多了很多空馀的时间。
第一周回家能感觉到妈妈很想我,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我和妈妈相依为伴,忽
然的离开可能的确让她有些不适应吧,我倒是换了环境,又住了寝室,学习也好
,交际也好,让我忙的不亦乐乎。
妈妈问我说在学校缺不缺什么东西,我说还好,就是伙食差了些,有空能给
我送些吃的来就好了,妈妈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并且约定好了,每週的週三回去
学校给我送些吃的。
其实住校让家长送吃的很正常,因为学校的伙食的确够差的,刚来学校的时
候,因为好奇,所以并沒有感觉出些什么。
但是,多吃几顿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伙食到底有多恶劣。
寝室里一共住了8个男生,来自城市不同的区,彼此也都不认识,刚开始都
很拘谨,唯一能让大家轻松的是一个叫通通的男生,虽然身材不算高大,但是却
十分结实。
通通家并不是本地的,他父亲也是跑运输的,和我父亲差不多,从小就喜欢
打鬧的通通,很爱锻炼,虽然身高并不高,但是脱了衣服就会看到他身上的肌肉
已经练得有些缐条的痕迹了。
这哥们说话办事很大方,住校的第一晚就被我们一致推举成了寝室的寝室长

通通笑着说,別的我不敢说,但是咱们寝室哥们八个,能聚在一起,是缘分

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抱团,够兄弟才行。
我不太喜欢他,但是真的也说不出什么讨厌他的理由,可能唯一有的理由就
是他肚子里的荤段子比我们大家都丰富吧。
刚上高中的我,的确有些不适应这种谈吐。
第二周的週三,我中午被叫去老师办公室帮忙是班级刚组成需要从新佈置,
就要我去了。
我觉得反正沒什么事情,那就去好了,便忘记了和妈妈的约定。
等到回到寝室的时候,发现床上多了一个很大的塑料袋子,袋口是敞开的。
我一楞,走了过去,寝室的兄弟们冲我嬉皮笑脸的,我问这是什么啊。
通通把话接了过来,说道:「哦,晓峰,刚才你姐来给你送吃的来了。看你
不在就把东西放在这了。哥们几个帮你试了一下毒,沒问题。放心吃吧。」
姐姐?我从小就沒有姐姐,更別说是来给我送吃的了,除非是田螺姑娘关心
我,要不不会有人来给我送吃的的。
看我还在楞着,通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动了我的吃的不太高兴了,就接
着说:「你姐姐挺漂亮的,个不高,披头髮的。报的是你的名字,我们也是好心
就吃了一点。」
我一下就笑了出来,说道:「什么姐姐啊。那是我妈,丫吃东西还乱说话。

原来他们是误把我妈妈当成我姐姐了,我笑着打开袋子查看,还行,这几个
还算长心,吃的不算太夸张,每一样都给我留了一些。
我并不生气,互相吃家长送来的吃的,是我们的一种乐趣,换换口味也是好
事情,而且抢来的食物更好吃的这种奇怪道理似乎在我这里还是挺好用的,我喜
欢这样。
接下来的几天,通通偶尔会问我还有沒有吃的了,或者问问我家里的事情,
我看他愿意和我聊,我俩就总会聊上几句,父亲的去世,妈妈的事情我都说了些
,他也会和我说上些他家里的事情。
我感觉我聊的关系还挺不错的。
学校沒有浴室,正是夏天,我们洗澡就都靠扣盆,我们寝室总是集体出动,
洗漱室一般我们就都佔下了,一人拿个盆子什么都不穿,晃晃荡荡的洗漱室过个
泼水节也就算是洗澡了,通通每次都鬧得最欢,都是男生也沒有什么避讳,但是
我却注意到通通似乎很喜欢这么洗澡,不知道是因为爱玩还是什么,不过他胯下
的那个东西,的确够出来晃荡晃荡,粗壮的很,第一次我看到的时候,我还以为
他已经勃起了呢,后来我才发现,通通的那根JB本来就那么大,蛋更是夸张,
像两个乒乓球,在JB下面一左一右的晃动着,男性的雄威配合上他一直延伸到
肚脐的体毛,总给人一种强烈的雄性荷尔蒙的感受,在洗漱室里跑起来,他的老
二总是夸张的甩来甩去的,和我通通很像,比如喜欢裸睡,最后寝室的哥们都像
我俩一样了,早上醒来都是什么都沒穿,我睡在通通的斜上面的床位,醒的早的
时候,我会悄悄做起来看看大家奇奇怪怪的睡姿,不过看到通通的时候,我会忍
不住多看一眼,每个男生都会晨勃,但是通通的晨勃简直就是在胯下放了一根大
号的香蕉,一只手似乎都无法握实,长度更是伟岸的厉害,我沒量过但是总感觉
起码有17、8公分,也许是因为中间的部分太粗了,龟头并不显得多么大,如
果他愿意,做个男优什么的凭这个应该沒问题。
甚至,有的时候,早上的我会冲着那个东西发呆,的确这个是在实际生活里
见过的最大的老二了,通通沒说过他有沒有和姑娘怎么样过,但是我总感觉如果
有个姑娘和他上床,第二天一定会对这个世界有个从新的认识。
一晃就週末了,放学时通通说他家今天沒人,回不去家了,问我学校是不是
可以继续住,我一时兴起说,走呗,去我家,住一宿明天再回去呗,都哥们。
通通说不用的,我坚持了一下,他也就答应了。
回到家里,妈妈很意外,沒想到我会领同学回来,可能是因为从小就是我和
妈妈两个人住,妈妈在家穿衣并不太避讳,我也一直沒什么异样的感觉。
回家的时候妈妈穿了一条睡裙,仔细看能看出来妈妈上半身并沒有穿別的东
西,睡裙在胸部的支撑下,衣服最高点的两个乳头若隐若现,我觉得有些贸然,
应该先和妈妈说一下的,这么唐突的带同学回来,的确是有些尴尬。
妈妈弯腰给我和通通拿拖鞋,睡裙下面两只白兔在领口处晃动了一下,虽然
我走在前面,沒有回头,但是我依然能感觉到通通似乎也看到了那两团乳白色,
站起身来的妈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说了句晓峰,先带同学进去坐坐,就转身往
自己的屋子里走,我说好的,遍和通通往客厅走。
我俩进屋坐下看了看电视,妈妈这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走了出来说:「
你俩先坐着,我出去买点水果什么的回来。」
通通忙说不用麻烦之类的话,妈妈笑着说不麻烦就穿鞋出去了,通通在客厅
转了一圈,说你家挺大的啊,然后瞟了一眼阳台,我的目光也随着看了过去,妈
妈的内衣和内裤就凉在阳台上,粉红色的蕾丝边小内裤让中午的阳光晒出一种异
样的光芒,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心理作祟。
的确,我不在家住之后,妈妈的很多习惯变得更加随意了,这样叫同学回来
住,简直就是展览,通通感觉到了我俩在看同样的东西,就收回了目光,看了两
眼电视之后问我厕所在哪。
我指了指家门旁边说那边就是便把我俩的书包拿起来放到我的卧室去了。
屋子被妈妈收拾的一尘不染,我不在家少了一个乱放东西的人,妈妈只是把
我的东西摆好,偶尔才会擦擦灰,等我把书本从书包里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的时候
,通通已经坐在客厅看球了。
NBA的比赛打的正是火热,我也忽然想尿尿,就直接往厕所走去。
通通看了我一眼就继续看球。
提起裤子,我看了一眼旁边的洗衣机,下意识的一种感觉是刚才似乎通通不
止是上了个厕所。
我打开洗衣机,一条白色的内裤扔在最上面,中间的部分留着一些白色的东
西,像是什么干了之后留下的,我心中有些不悦,但是又不只是不高兴,一种莫
名的想法飘忽在心里面。
这个时候妈妈已经买好东西回来了。
听我说通通是我的同学而且是同寝,妈妈很热情,洗了水果,又给我俩倒了
饮料喝,自己则换了衣服做菜去了。
通通除了笑着说话,眼神一直都很游离,似乎他并沒有决定好应该看哪里。
的确,如果自己看看妈妈,的确妈妈的长相算是不错的那种,爸爸的确也很
有福气,妈妈长的是个娃娃脸,大眼睛,平时稍微保养,脸上并沒有太多岁月的
痕迹,24岁生的我的妈妈几年刚好40岁,虽然身材因为天然就不胖的原因并
沒变得胖起来,但是稍稍有些有肉也是难免的。
通通的目光总让我觉得不像我看妈妈的样子,但是具体是什么目光我却也说
不清楚。
我在胡思乱想,旁边的通通看球看的正起劲,是不是的还会自己说上几句,
好球或者叹息一下。
等我回过神来,妈妈已经把饭做好了,招唿我和通通吃饭呢。
通通一个劲的夸妈妈做菜做的好,妈妈笑着说那就多吃点。
我看通通吃的正起劲,也就加足了马力吃了起来,可能是因为人多吃饭就有
胃口,这顿饭妈妈做的四个菜基本上沒剩下什么。
妈妈眉开眼笑的说大小伙子就是好,多吃才好,多吃才能长身体。
通通说对啊,我们正是身体各个部分都在发育的时候呢妈妈转过来对我说,
你看人家通通长的多结实,我笑了笑,通通怕我尴尬说到,不一样的,晓峰个子
也比我高啊,我俩发展方向不一样。
的确,通通的身材比我壮硕很多,短袖的T恤衫,我们俩个都穿175的,
他的袖子总是涨的满满的,而我则是因为穿180实在大才选择的175。
吃完饭,我俩又看了看球,妈妈问我们有沒有作业,我知道妈妈这是意识我
去学习了,便看了一眼通通站起身来,通通电视看得意犹未盡,但是看我动身了
,也就站了起来,和我一前一后走到书房。
通通并沒有什么心思写作业,一直在发呆,他经常抄我的,我也不太在意,
所以就继续写,留他一个人看着窗外发呆。
妈妈收拾吃完的餐具,然后说了声要出门办事就走了。
我和通通说了声拜拜就继续坐着。
等妈妈走了,通通站起身来看书房里的书柜,说那是个书柜,不如说那是我
的一个展览架,除了书,我的所有小玩意都摆在里面。
还有妈妈的照片,我小时候的照片什么的。
隔着玻璃看了一会通通打开了柜子,拿出我小时候的几架飞机模型。
然后又放了回去。
他的眼神游走在后面的书里,最后停留在了一本躺着的笔记本上。
那个本子是妈妈上学时用的,妈妈自己很清秀,但是她学的东西我都看不懂
,所以就扔在书柜里了。
通通翻了翻,翻出本子里的一张照片,问我这是阿姨么?我回头看了一眼,
虽然沒看清,但是那本子里的东西我都看过,就说是。
的确,那是妈妈少女时的照片,据妈妈说那是她上大专时候照的,就夹在了
本子里。
相纸已经泛黄了,但是材质并不像现在的相纸那么脆弱,一直都保存的很好
,通通看了又看,对我说,阿姨年轻的时候真是个美女。
我说那是,可惜当时照片少,要不现在都能做个写真集什么的。
通不再说话,把照片夹好,把本子也放了回去。
我则继续写我的作业,左一样,右一样的,哪个老师都说留的不多,但是加
到一起还是让我写了好一会。
我不停的写,通通则在我家屋子里玩起来了寻宝,一会跑过来问我这是什么
,一会又过来问我那个是哪来的。
我懒得理他,随便应付他几句,就完事了。
不过等了一会之后,他的寻宝似乎结束了,或者是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不再
跑来问我了,我也清净,继续写我的作业。
等我写完的时候,已经是过将近3个小时了,似乎这样的把时间消耗获取,
不无聊还很有成就感,我把作业放好,扯起嗓子喊通通,听脚步通通是从妈妈的
卧室走出来的,手里又拿了个不知道是从哪里翻出来的本子,脸上有些不自然,
问我怎么了。
我说写完了,你抄不抄,通通说不着急,你放那吧,晚上我再抄。
我说你別翻了,我妈可有强迫症,东西放不好,她心情可不会太好的,差不
多放回去吧。
通通说ok就走向妈妈的屋子。
我出来吃水果,看了他一眼,这哥们正把那个本子放回一个小箱子里,箱子
不大,我好像见过。
他放好了就走了出来,心情似乎很好,问我说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我说我妈最近忙什么我也不清楚,所以几点回来我也不太知道。
不过我估计等会就会回来了,毕竟咱俩在家,她不能让咱俩饿着吧。
通通说这个好说,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俩做晚饭吧,反正沒啥事,我说我不
太会啊,打下手还行。
通通说他做饭还不错,可以试试,走过去打开了冰箱的门查看有什么食材。
我看他完全沒有停的意思又觉得人家都说了,我再不幹不好就去洗洗手准备
开始,通通翻了翻,说家里这不还有菜么,哎,还有肉,来吧,咱俩也慰劳慰劳
阿姨。
我俩就在厨房折腾了起来,別说看通通做饭就能感觉出这是位经常做饭的主
,手脚麻利,不时还指挥指挥我。
我一面打下手,一面收拾他步骤残留下的残局。
保证这个厨房盡量接近妈妈的卫生标准,等排骨炖到一半的时候,妈妈回来
了,看我来沒在书房,反而在厨房很是意外。
赶紧过来问我幹吗呢。
通通说:「作业做完了,看您沒回来,我和晓峰想做顿饭慰劳一下您,您就
回来了,正好,再有20分钟就能吃饭了,您也尝尝我的手段,啊,不是,手艺
,手艺。」
妈妈说哪有叫客人做饭的啊,不过看我俩基本已经做完了,而且厨房也沒有
太乱就只好答应了。
我问妈妈幹嘛去了,妈妈说下午有个老闆找她谈物流的事情,本来是下週一
的事情,忽然着急,她沒办法才去的,在外面跑了一下午。
6月的天气正热,妈妈一边说一边喝水,一杯水喝完妈妈说我换件衣服,这
裙子真难受,就进屋了。
换好衣服就可以吃饭了。
我和通通把饭菜盛好,妈妈换好了衣服也上了桌,通通手艺不错,虽然沒有
中午妈妈做的那么多,但是味道还是不错的。
妈妈吃之后也是夸了好一会,吃好了收拾完基本就已经是晚上了。
妈妈说辛苦了一周了,差不多就洗洗休息吧。
妈妈说让我俩先洗,我说那通通你先去洗吧,他答应了一声,拿着妈妈给他
找的,我的衣服就进去了,妈妈低声问我和通通的关系,既然能回家玩的哥们自
然关系是不错的,可能是因为在学校洗澡洗多了,通通不一会就洗好了,穿着内
裤就出来了,迷彩的内裤把他男性的轮廓雕刻的很是有模有样,隔着内裤我都能
看到他的老二朝着肚脐,两个蛋蛋被内裤吃力的包在里面,我沒多想,起身说我
去洗了,看了一眼妈妈,妈妈那个瞬间似乎在看着通通思考什么,我就拿着衣服
进了厕所,好不容易回家了,我就放缓了洗澡的速度,等我洗好的时候,妈妈和
通通聊的正开心。
我说洗好了,妈妈说那你俩先睡吧,不早了。
我睡在了书房的床上,通通则睡在我的房间,通通和我约好了,说明天作业
本他都会带走,我说沒问题就沈沈睡去了,我确实累了。
一个很轻的声音让我醒了过来,藉着月光,我看了一眼表。
12点了,我房间的门沒锁,只是搭着,透出淡淡的光,通通沒睡,还醒着
,但是在幹嘛我不清楚。
我沒穿鞋,轻轻走到房间门口,探头望过去,通通将床头灯压得很低,盡量
让光少照射一些,藉着灯光在看一本什么东西,我看不清那本子的封面,但是从
通通的脸上能看出他对这本上的东西很感兴趣,翻得速度不快,而且两面都是有
字的。
他看的时候,嘴角会不是上扬一下,他经常拿出些小书小册子看个沒完,在
学校就是这样,对此我并不奇怪,就轻手轻脚的回去睡了,第二天早上,我睡的
不愿意起来,等妈妈把早点买回来的时候,我想起来还有通通在自己家才起的床

吃饭的时候通通要了妈妈的电话号,说要是有什么事情,方便联繫。
妈妈脸上一红但是也同意了。
一晃,我的高中时光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这段时间本来一切都很平静,沒什
么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学校很顺利,家里妈妈似乎最近心情也不错,经常打电
话谈生意,或者去见朋友。
通通偶尔会逃课出去玩,回来之后就睡睡觉,问他幹嘛去了,他只说去见个
人,关系不错。
我不太在意,生活平淡一些挺好,直到这个週末我再次回家,我生活的平静
便都被打破了。
我回家的时候,妈妈似乎已经准备好要出门了,最近我发现妈妈确实有变化
,本来妈妈是很少化妆的,虽然一直要跑业务,但是她盡量化的很淡,不过今天
妈妈的妆稍微重了一点,眼角和嘴唇都做了不少的修饰,沒有穿连衣裙而是穿了
一件宝蓝色的旗袍,鞋子也是宝蓝色的,看上去特別漂亮,妈妈走的很急,似乎
是很着急的事情,妈妈一手扶着?,另一只手把鱼嘴鞋穿在脚上,露出一点脚趾
,一边嘱咐我,好好吃饭,写作业。
晚上可能要晚点回来,今天有应酬。
我说我知道,你去吧,妈妈楞了一下问,你知道什么?我说,你看你穿的这
么漂亮,一看就是有很重要的应酬嘛,你放心吧,我自己在家沒问题的。
妈妈听了我的话不知道是安慰还是什么,松了一口气,说道,好啦,我走啦

就出去了。
妈妈做的饭似乎有意多做了一些为我晚上准备,因为量稍微大了一点,我一
般吃一边打开电视看球,妈妈不在我就是老大,因为看球饭吃的三心二意的,吃
了沒几口我就不感觉饿了,喝了不少水的我反而想上个厕所,8月份的天热的似
乎一点沒有减弱的意思,回到家就已经一身汗了,我脱了上衣,随手丢到洗衣机
里,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很陌生的东西,其实并不陌生是条内裤,妈妈的内裤,
陌生的是我从来沒有见过这条,这是一条黑色的高叉内裤,妈妈以前从来不穿黑
色的内衣,虽然我沒仔细看过,但是凉衣服的时候我都见过,妈妈什么时候买了
这么一条这么细的内裤呢?黑色的内裤中间,白色的水渍有好大一片我看了看就
扔了回去,发现不止是这一条内裤,洗衣机里有好几件内衣我都沒见过,而且样
式都不是那种普通的样子。
有白色的两边繫带子的,还有一条布片的部分只有我一个巴掌大,扔在洗衣
机里都是穿过了髒了的,每一条都是中间的水渍很大,才扔进来的,而且能看出
来这水渍不是一次形成的,重重叠叠很多层,妈妈是个很爱干净的女人,穿的衣
服基本上是天天换,一天就这么髒,我不免多想了些。
不觉有些心跳加速,下体发胀,不由的举到鼻子边上闻了一下,一股淡淡的
骚味糅合着一种特有的味道,说不上好不好闻,但是并不让我感觉讨厌,但是想
到是妈妈的,就又放下了。
我赤裸着上身回了书房写作业,但是思路怎么也无法停在书本上,那股淡淡
的味道似乎在我的鼻腔里散不走了,搞得我心烦意乱的,我放下笔,站起身,去
喝了杯水,眼神却不由自主的飘到了妈妈的卧室,那屋子我去过,只有一个衣柜
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平时我不愿意去,我更愿意看看电视什么的。
不过这会我忽然有了兴致,走了过去。
床单上有股淡淡的妈妈的味道,我随手拉开床头柜,果然,妈妈最近的确有
点不一样了,起码内衣填了很多,样式和花色也都艷丽了不少,莫非妈妈最近在
约会?我这样问自己,也许吧,毕竟上了高中的我在家时间变少了,妈妈也有时
间去忙一些自己的事情了。
我一边想着一边关上了床头柜,打开了衣柜,衣柜的角落有个箱子,那个上
次通通动过的箱子,我就记得好像见过嘛,我把箱子拿了出来,里面东西不多,
不是很沈,一打开发现是几个本子和一个相册,我从来沒动过这个箱子,便拿了
出来翻看,我先看的是相册,吓了我一跳,因为里面的照片我从来沒看过,相片
里都是妈妈,但是都是沒怎么穿衣服的妈妈,摆了各种各样的造型,往后翻还有
一些是妈妈全裸的照片,而且姿势越来越开放,刚开始可能还是遮掩着,后来的
照片有些是双腿完全张开的,私处完全正对着镜头,稀疏的阴毛勉强遮住花园的
洞口,还有的是背对着镜头跪着,而且回头带着笑容,不只是私处,连屁股的部
分也都漏了出来。
照片并不十分平整,我把照片小心的从相册中取出,发现照片后面是有字的
,我看了很多张后面的字,发现着相册是有顺序的,时间是从我出生之前到我出
生之后,中间甚至有妈妈怀孕时的照片,也都是全裸了,记录者应该是父亲,上
面写着妈妈今天都和父亲做了什么似乎父亲一直在把妈妈训练成一个什么样子,
果然,在往后翻的照片里,出现了妈妈开始拿着橡胶棒插入自己的身体的照片,
妈妈踮着脚尖蹲在地上尿尿的照片,照片虽然有些模煳了,但是还能看出妈妈的
表情十分享受,而这个照片所记录的时间已经是父亲去世的那年了。
我合上相册,心想这个箱子,通通动过,这里的东西,他已经看过了,不过
他似乎对这个相册并不兴趣,那天他看的都不是这个相册啊。
我把目光落在下面的几个日记本上,其中一个的确是通通那天白天看的,我
拿出那本日记,翻看起来,笔记是父亲的,我粗略翻看了一下,与其说是日记,
不如说是笔记,记录的是他和妈妈的私生活,或者说是夫妻生活,里面写着他的
构想和一步一步的计划,妈妈之前一直都不是很配合,慢慢的有些配合,后来则
愿意和他一起做这些事情,他的目标是让妈妈愿意服侍他一生,他想享用妈妈的
肉体一辈子。
看到这个,我忽然感觉有些莫名的好笑,父亲似乎很热衷于这个事情,但是
天不佑人,父亲早早就去了,留下妈妈自己。
这本日记写的很露骨,所以通通那天一直在看这本日记,但是,后来通通晚
上看得是什么呢?我把目光落在了下面的那个本子上,翻开一看,这一本是妈妈
写的,时间是从父亲葬礼之后的第三天开始的。
「你就这么走了,留下我和晓峰在这个世界上,我并不怪你,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把我的性趣挑逗了起来,而你却撒手人间了呢?又到了我们每週游戏
的日子了,晓峰去上学了,我的心似乎有好多蚂蚁在撕咬着,身体不由的想念你
的调教,我自己我完全沒办法让自己感觉舒畅,那种被征服的舒畅感,好难过啊
,好难过。我只能这么坚持着,我恨你,我恨你让我变得如此敏感,又弃我而去
。」
妈妈的第一段日记是这么开的头。
我坐在床上继续看妈妈的日记,似乎,对妈妈来说这是种非常人的折磨,每
到週五,妈妈就会想念父亲,想念父亲的调教,而她只能默默忍耐住这一些,日
记在零零散散写了一年之后就断了。
我心想原来通通知道这么要命的事情,不知道他会不会对谁说起啊。
我心里乱的厉害,手翻动着本子,一边琢磨。
忽然,我发现本子从将近一半开始又有字了。
第一页的字更是让我感觉一震目眩。
「母狗阿姨,我看到这个箱子了,这个故事实在太有趣了,我也想参与其中
,通通。」
这段字体和父亲和妈妈的字体都不一样,明显是个男生非常难看的字。
不会错,这字确实是通通写的。
我往后翻了一页,发现通通写了不止一页,第二页他写道「母狗阿姨,我知
道你会发现我动了这个箱子的,我是有意的,相册里的照片我已经照下来发到我
的邮箱里去了,希望你能听从我的话,我给你一宿的时间考虑,如果你同意了明
早把你的手机号交换给我。」
这傢伙竟然,我无法细想,因为那天交换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妈妈红
着脸将电话号存到了通通的手机里,那天,其实就是我眼看着妈妈成了通通的母
狗和奴隶。
这些照片足够让我和妈妈一辈子 擡不起头
在通通写字的第三页,是妈妈写的,「欣奴自愿成为通通主人的终身母狗,
接受通通主人的一切调教,欣奴愿意用自己的小狗屄发誓,永远只忠于通通主人
的大JB之下。--欣奴」
未完待续…【妈妈的贞操在同学手里】原创首发第二章气愤和一种诡异的兴
奋让我坐立不安,我将日记又翻了一页。
上面依然是妈妈的字体,写的才是通通第一天来我家时的事情,但是语气和
态度已经完全不同了。
「X年X月XX日是欣奴见通通主人的第一天,欣奴不知道这就是通通主人
,不过晚上的时候见到了通通主人穿着内裤的样子,通通主人的大JB让欣奴的
奴性自动的觉醒了,欣奴愿意永远臣服于通通主人的阳鞭的指挥下,绝不反抗。

接下来的每一页都记录着妈妈和通通私会的日子,也就是通通逃课的日子,
写的很少,只有时间和地点,还有主僕的关系,我放回日记,发现最下面还有几
个标着数字的U盘,U盘是新的,1,3,4,5都在唯独2不在,我拿出1的
U盘,把箱子收拾好放了回去,去书房打开了电脑,插上了U盘,果然1已经存
满了,和我想的一样,2是正在使用的3,4,5则是还沒有开始使用的。
里面有照片和视频,我点开视频。


视频里通通在一个宾馆的房间里,正把DV打开开始录像,妈妈则坐摄像头
这对的方向的沙发上,似乎这段对话已经开始了一会才开始录像的。
通通自言自语的大声说道,欣奴,別让我再提醒你,我是你的主人,如果你
再叫我的名字,我就不客气了。
妈妈涨红着脸说,不是这样的,你想幹什么都行,但是別伤害我儿子好么,
那个照片是咱俩之间的事情,別牵扯別人可以么?通通说,那你应该怎么称唿我
呢?妈妈的脸红的不行,小声说:「通通主人。」
通通似乎并不满足继续说,沒说完,继续,我刚才告诉你怎么说了妈妈红着
脸,沒有办法,犹豫了一下说道:「通通主人的小狗欣奴来服侍通通主人了。」
通通似乎很开心,说,那就开始吧欣奴。
妈妈
擡头想说什么,脸上的表情在看到通通的眼睛的瞬间被击碎了,开始默
默的把手向后伸去,拉锁的声音之后,妈妈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一件肉色
的胸罩,通通看到之后,发出了不悦的声音,欣奴我不是告诉你了么,不许你穿
这样的胸罩了,看你初犯,继续吧。
妈妈默默的点了点头,似乎通通也不想打断这美妙的画面。
妈妈则开始脱下高跟鞋,开始脱裙子,裙子下面是肉色的丝袜和一条黑色的
内裤,样子很普通,妈妈脱得很慢,也很艰难,似乎每一件衣服都要费很大的力
才能脱下来一样,通通则点上了一支烟,继续看着,妈妈脱下了丝袜,停了下来
,一手怀抱胸前,一手挡在腿间看着通通,通通似乎很不满意,问怎么停了?不
继续的话我只好做我能做的事情了。
妈妈的眼泪这是流了出来,一句话让妈妈的动作又动了起来,这次她开始卸
下她最后遮羞的两块布料,接下胸罩后,妈妈一只手捂着胸部,另一只手则开始
脱内裤,因为紧张,妈妈的脚趾都蜷缩在了一起,努力的抓着地面。
妈妈将内裤扔掉,用手遮在花园的草地之间,看着通通。
通通并沒有急着说话,看了几秒,点了点头,说,来站到床上,妈妈慢慢走
了上来,盡量让自己不走光的站在了床上,两只脚不安的脚尖合到了一起,妈妈
身高只有160,很小,长头髮散落在胸前,看起来像一座裸体的神像,这时通
通说道,把手放下,放到两边,妈妈不敢怠慢,将手放了下来,这个时候,我和
通通都第一次看到了全裸的妈妈,40的女人应该有的丰韵在妈妈的身上显露无
疑,一对大奶子因为紧张微微的颤抖着,年龄和大小的缘故,奶子稍微有些下垂
,但是奶头却倔强的向上翘着,似乎想说着具肉体依然鲜嫩的很,奶头不大,能
感觉出这对奶子十分柔软,因为她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了,花园的芳草静静的盖在
小腹上,淡棕色捲曲着,腿并不修长但是匀称,35的小脚丫向内合拢着。
通通看了看,似乎对妈妈很满意,然后说道,坐下来,把腿张开,让我检查
一下你的骚穴,妈妈痛苦的侧过头去,只能慢慢的蹲了下来,然后坐到双人的大
床上,通通看妈妈并沒有张开腿,变继续说,不会么?我记得你照片上挺好的啊
,要不要我教你啊?妈妈无奈只能张开了双腿,脚尖努力的张开着,这样可以让
人看的更加全面,蜜穴的芳草已经慢慢打开了一条缝隙,露出花园的大门,妈妈
的一对蝴蝶逼泛着柔和的光芒慢慢的张开了一些,通通说,恩不错,用两只手打
开吧,我看看里面,妈妈会意,两只手从膝盖下面摸到了自己的蝴蝶逼,两只手
一掰,蝴蝶的翅膀便展开了…深红色的蝴蝶翅膀延伸的最里面的部分,因为被开
发,妈妈肉穴已经有些发黑了,通通并沒有说话,而是看着妈妈将小穴张的开开
的然后,仔细的欣赏着,忽然两个人都十分安静,这种安静,对通通来说是种享
受,而对妈妈来说却是一种度日如年的折磨。
将女人最隐私的部位暴露给自己儿子的同学,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十分耻辱
的。
不知道是因为耻辱感还是坚持太久了的原意,妈妈踮起的脚尖已经开始感觉
到酸痛了,小腿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通通看出了妈妈的疲劳,不紧不慢的说
好了,躺下吧在床上躺下吧,妈妈似乎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马上把腿合拢了起
来,犹豫了一下,躺在了床中间,肥大的奶子因为躺下的缘故向向两边摊开,小
腹微微有些隆起,妈妈不知道该看哪里,外加上心中的痛苦所以慢慢闭上了眼睛
,通通似乎也并不急于佔有妈妈的身体,而是慢慢的蚕食着她内心的坚持,通通
心里清楚,这个曾经被调教过熟妇人,就想关了的灯一样,只要找对了开关,摁
一下她就会为你敞开大门。
通通不急于去打开这扇门,妈妈现在已经成了他口中的一块肉,什么时候吃
,怎么吃,只是他的心情问题,想到这里通通停止了对妈妈的视奸,转过身去说
道,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说完竟直接穿衣服往外走,留下楞在原地的母亲,走
到一半的通通又停了下来,回头说道,对了,下次去学校记得告诉我,听懂了么
?欣奴?妈妈一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能默默点点头。
但是心中无比的犹豫,通通那天说过的,如果要去学校就一定要告诉他,但
是也已经和我约定好了,每週三一定回去学校给我送吃的,犹豫之间,心疼我的
妈妈终于克制不住母性的力量,拿着东西去看我,路上妈妈犹豫了再三,还是给
通通发了一条短信,说妈妈已经去学校的路上了。
通通也说得很简单,让妈妈上午9点去寝室送吃的。
妈妈只好同意了,週三的上午,我们的课很多,而这天,通通和老师说身体
不舒服,要求在寝室休息一上午。
妈妈不知道什么情况,到了学校和寝室老师说明了来由便上了楼,打开寝室
的门,通通正躺在寝室的床上看书,看妈妈来了,说了句阿姨好就继续看书了,
楼下的老师转身便下楼了。
通通不说话,妈妈并不敢动,两个人坐在这,出奇的安静,先开口的是通通
,他脱下了衣服,戏谑的说道,阿姨,把衣服脱下来吧….妈妈犹豫,不知道如
何是好,在自己儿子住的寝室被逼脱掉衣服,让妈妈的内心无法接受,但是她明
白,眼前的这个男孩能让她被千夫所指,而且,更致命的是他竟然还是自己儿子
的同学和好哥们。
万一,万一,自己的儿子也知道了这些事情,那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颜面
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两难的境地让她楞在了原地,通通看出了她的心思,说道,
阿姨,我们最好抓紧一点时间哦,等到晓峰下课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他会看到什
么啊。
妈妈知道,这个男孩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为了儿子,为了这个家,妈妈终
于还是妥协了,妥协在了这个恶魔的伎俩之下,开始慢慢脱去自己身上的布料,
脱到内衣,妈妈停了下来,哀求道,通通,今天就这样好不好,別太让阿姨难堪
,行么?通通捡起妈妈的连衣裙,转身打开窗子,说道,可以啊,你要是不愿意
脱,我就把这裙子扔出去,相信你不会怀疑吧。
妈妈不敢怀疑更沒有反抗的资本,只好怪怪脱掉身上仅剩的遮羞布,再次赤
裸的站在高中生的面前,通通面带微笑,指着我的床位说道,去,爬到那个床位
上去,已经这么羞人了,妈妈沒有办法,只能听从他的指挥,手扶着栏杆,向上
爬去,通通拿出手机,打开相机,对着撅着大屁股跪在我的床位上的妈妈开始拍
照,妈妈发现了通通的动作,忙用手无助的摀住双腿之间的漆黑,对通通哀求道
,別,別拍,太丢人了。
着手机说到,来,在这蹲着把腿噼开,通通指了指我的床头,那里的栏杆正
好20公分高,妈妈不想这么做,但是自己的衣服都在对方手里,真的等到下课
了,就真的沒法交代了。
只要强忍着内心的羞辱,又一次张开双腿,让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大饱眼福
,妈妈双腿努力的打开成M型,双手把着栏杆保持着平衡,一对丰满的奶子被挤
出一道深深地乳沟,简直像是再拍3级片。
在自己儿子的床上摆出这么羞人的姿势给小孩子看,妈妈的脸红的像苹果一
样,通通拍了几张,又让妈妈换了各种姿势,其中最让通通喜欢的是,让妈妈用
屁股夹住吊在顶棚上的钢筋的动作,上面的床和天棚之间的高度妈妈无法站直,
只好撅起屁股,用力的向后翘着,让细长的钢筋夹在自己的后庭,钢筋冰凉,让
妈妈觉得说不出的难受。
终于,照相的事情完成了,妈妈一手捂着奶子,一手扶着栏杆下了床,伸手
想去向通通要衣服,通通却并沒有给妈妈,而是单手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对妈妈
说道,看阿姨摆了半天造型了,我都看得硬了,您看怎么办啊?虽然隔着内裤,
但是通通巨大的阳具简直要冲出来了,要命的长度更是已经夸冒出内裤的上边了

妈妈不敢多看,便说,一会,一会就好了。
通通不依不饶的说,那不行,是阿姨给我弄硬的,让他软的工作也只能阿姨
来做,善始善终嘛。
不由分手的拉过妈妈的手便往裤裆上放,妈妈赶快抽手试图拿走,通通手上
用力,拉过妈妈恶狠狠的说,不然你就准备光着屁股见你的宝贝儿子吧,我们寝
室8个男生,我看你儿子以后怎么在学校混。
妈妈看了一眼?上的钟,已经10点30了再有30分钟就下课了,再不快
点,可真的要鬧出事情了,只好赶快用手去拽通通的内裤,通通不慌不忙脱去了
内裤,坐着自己的床上,对妈妈说,阿姨,我从沒让女人用嘴巴弄过呢,今天阿
姨就用嘴巴让我舒服吧,行吧。
妈妈爱干净,即使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也不喜欢口交,通通知道这个,但
是为了让这个妇人完完全全的成为他的玩物,他就要对着妈妈最牴触的地方勐攻
,这里要是攻陷了,妈妈以后怎么被他玩都只是他动动手指头的事情了。
妈妈看通通一脸享受的等着妈妈服务,只好赤裸着身体,跪在床前。
一手扶着通通硕大的阳物,另一只手拢了拢鬓角的长髮,张开樱桃小口,给
通通用嘴巴服务。
这是妈妈第一次碰到通通的老二,用手一握,妈妈心中便是一惊,心想这孩
子是吃什么长大的啊,这根老二竟然这么粗壮,自己的小手根本握不下啊,通通
虽然昨晚洗澡了,但是一上午还是出了些汗,一股骚味和男人的味道飘进妈妈的
鼻子,唉,沒办法,谁让自己这么不小心,给人拿住了把柄呢。
妈妈一边想一边只好用嘴努力含住通通的大JB。
通通被含的也是一个机灵,低头看着自己的同学的妈妈正跪坐在自己面前,
挺着奶子,努力吞吐自己的JB,不由的心中得意。
胯下的老二更是又硬了些,妈妈一边舔一边回忆着如何让父亲舒服的办法,
10年沒有用了,都忘记了,只好努力的又含又舔,通通伸手摸到妈妈胸前,握
住一只软奶,掂了掂,心说这骚妇的奶子还真不小,足有个橙子大小,又软又肉
,捏在手里,玩的开心,妈妈想躲开通通的手,却被通通捏住了奶头。
奶头是妈妈的罩门,日记里曾经写过,通通以为只是敏感,今天一试才知道
,妈妈的奶头特別敏锐,日记里曾说,妈妈刚生下我的时候,每次喂完奶,都要
换一条内裤,可见是多敏感,今天被通通捏住,10年沒用了,更是娇嫩的不行
,妈妈一下就沒了躲闪的力气,手也握不住老二,娇喘着和通通说,通通啊放过
阿姨好不好,阿姨给你舔好不好啊?通通用两只手指撵动妈妈的奶头,问道,放
过阿姨哪里啊?被小孩玩弄奶头,妈妈羞愧的无地自容,但是却有受制于人,只
好努力的集中被奶头打碎的精神,说,放过阿姨的奶……奶头吧。
通通松开手,将身体往后靠在?上,看着妈妈的头不停晃动,自己巨大的肉
棒在妈妈的小嘴里进进出出,感官的愉悦带动心理的变化,通通抚弄着妈妈的长
发,似乎在摸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只顺从的狗。
这时妈妈沒有时间去思考通通在幹嘛,如果不赶紧让他如愿,自己就要光着
屁股见儿子了,想到这,妈妈的身体不禁加快了速度,努力的去吮吸这根肉棒,
但是,就是这么努力,10分钟过去了,妈妈发现通通似乎完全沒有要喷发的意
思,只是变得更加坚实和粗壮了,妈妈这是慢慢开始观察起了这根肉棒和这根肉
棒的主人,这肉棒足有18、9公分长,粗的像根胡萝蔔,妈妈只见过父亲的阳
具,和眼前的这根相比,父亲的简直就是小孩子,拿在手里,又硬又热。
似乎,妈妈感觉不再那么着急,害羞。
看看通通强健的身体和粗实的肉棒,觉得心里像有了些依靠,心中升起一种
莫名的感觉,不知道是什么,不由的不再只是单纯的套弄,而是谄媚似的舔吸通
通的肉棒和蛋蛋,通通也感觉到了妈妈的服务变得更佳让他感觉爽快,不由的轻
微往前拱腰,这细微的动作也鼓励了妈妈,从蛋蛋和肉棒的连接处往上舔,手则
不停按摩着通通的巨卵,心说,这孩子的蛋也够大的,以前孩子他爸两个也就他
一个这么大吧。
想到这妈妈心中又是一阵酸涩,沒想到竟然拿自己的亡夫和这么男孩子比较
,而且却是人家完全比自己的老公强。
通通被妈妈舔的是全身舒畅,不由的发出几声哼响,妈妈知道,通通虽然老
二不小,但是经验不足,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变加快了频率,把整根JB塞到
嘴里,通通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喷薄而出了,不由得用手摁住了妈妈的头,妈妈忽
然觉得口中的东西似乎正在跳动,刚想
擡头却被摁住了,变得左右不得,眼看通
通就要把自己的子孙送到自己嘴里了,妈妈努力的
擡了擡头,只听通通长叹一声
,妈妈的嘴里已经满是乳白色的液体了,咸腥的味道充满抠鼻。
通通平时不打飞机,一次喷射的量大的出奇,几乎射了妈妈整整一嘴,妈妈
想吐出来,通通看出了妈妈的心思,手沒有松开,妈妈知道时间不多了,只好忍
着噁心,嚥下了通通的精子,便赶快穿上了衣服。
妈妈穿到鞋子的时候,走廊里已经是吵吵嚷嚷的了,下课的学生纷纷涌回自
己的房间,妈妈穿的匆忙,丝网都沒穿,寝室的同学就已经进屋了,我也随后进
了屋子,看妈妈在寝室,知道是送吃的来了,但是我有不喜欢妈妈在学校,要是
被妈妈墨迹了,很沒面子,就赶快催妈妈回家,并不知道刚才妈妈刚才都做了什
么。
这是同学问通通肚子怎么样了,通通笑着说,好多了,刚才阿姨帮我用手按
摩来着,不会就好了。
可厉害了,阿姨,以后您真应该给我大家都按摩按摩。
妈妈脸上通红,便随着我的意思,离开了学校,回了家。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