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的鲜奶快递员-王鹏番外篇】(完)【作者:假名字shine】   乱伦小说 
字数:15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王鹏番外篇:我们家的鲜奶快递员

  今年十五岁,是一位初二的学生。

  我的爸爸柳江,今年四十岁,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

  我的妈妈,刘梦欣,今年三十七岁,是我们市最好高中——三中的政教处主任。

  由于政教处的工作不是很繁重,加上有时还要陪着爸爸应酬,因此妈妈非常注重保养。

  在高档护肤品的保养下,妈妈的皮肤非常白皙嫩滑,一点也不像那些黄脸婆一样又老又皱。

  身为瑜伽馆的钻石会员,妈妈的身材也是十分曼妙。

  当妈妈穿上灰色的女士ol套裙时,丰盈的乳房每次都会将胸前的白衬衫涨的鼓鼓的,平坦的蛮腰则完美的契合了修身衬衫。

  灰色的短裙堪堪覆盖住妈妈挺翘又多肉的人妻美臀。

  而下身套在黑丝中的修长美腿,以及踩着华贵红色高跟鞋足足有一米七五的高挑身材,配上妈妈的贵妇教师人妻气质,让妈妈成为了不少少男的梦中情人。
  「呼,真是气死我了。」

  早早便回家写作业的我隔着门便能听到妈妈那重重的关门声。

  「妈妈,怎么啦?」

  我贴心的走出房门,问道。

  「还不是那个王鹏!最近天天逃课,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他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这样的问题学生简直就是我们三中的害群之马。」

  妈妈一边脱高跟鞋,一边还不解气道,「要不是他们福利院院长死活求情,我今天早就想开除他了!」

  「妈妈,没必要为那种长在福利院的农村孤儿生这么大的火。」

  我急忙拍了拍妈妈的背,让她解解气。

  「妈妈知道,就是那个孩子……今天还一直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妈妈,真是,真是太恶心了!」

  我上学时见过那个王鹏,能体会到妈妈被那种又矮又丑,浑身散发着汗臭味的小屁孩用充满色欲,一副渴望性交的公狗般的眼神注视,那感觉肯定是令人作呕的。

  「哈哈,老婆,怎么今天这么生气啊?」

  爸爸推开门,从后面一把搂住了妈妈,装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小豪,是不是你今天又惹妈妈生气了?」

  「爸爸,我可没有啊。」

  我急忙耸肩否认道。

  「嘿嘿,老婆,我们最近可是要……你可千万别生气,保重身体要紧。」
  爸爸贴着妈妈的耳朵道。

  「知道啦……」

  妈妈耳根一下子红了,「在孩子面前说这个,羞死人了。」

  「爸爸,你们最近要干嘛呀?」

  我疑惑道。

  「小豪,爸爸妈妈准备给你生个弟弟妹妹,怎么样?」

  爸爸得意洋洋的说道。

  「老公!你,你……」

  妈妈偷偷锤了爸爸胸口几下,「小豪,对不起,爸爸妈妈没提前和你商量。……你,应该不会介意爸爸妈妈再生个弟弟妹妹吧?」

  可能是新闻报道听多了,妈妈觉得还是有必要问问我的意见。

  「妈妈,我很喜欢弟弟妹妹啊。」

  我发自心里的高兴,「我一点都不介意。爸爸妈妈你们快点给我生个弟弟妹妹。」

  「当然,这个伟大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爸爸自豪道。

  对于拥有能够搞大妈妈这样知性成熟女性的肚子的权利,恐怕任何一个正常雄性都会感到自豪吧。

  「乱,乱说什么呢!」

  妈妈推搡着爸爸,「快给我回房间换衣服去!小豪,在妈妈把饭煮完前,记得把作业写完!」

  「知道了,老婆【妈妈】。」

  我和爸爸异口同声的答到。

  谁让妈妈是一家之主呢?吃完晚饭,妈妈便陪着我在房间里检查作业,预习课文。

  而爸爸则被妈妈命令去洗碗。

  按照妈妈的理论,备孕期的女性可不能太过劳累,以免对未来的胎儿不好。
  爸爸为了未来的弟弟妹妹,也难得的放下从不进厨房的习惯,乖乖的在厨房洗碗。

  「小豪,这个函数要这么解才行……」

  妈妈坐在我身旁,细心的帮我讲解着作业上错误的地方。

  「哦,原来是这样啊。」

  我闻着妈妈身上好闻的天然体香,认真的改正。

  「老婆,今天订的牛奶送到了。」

  突然,爸爸在门外敲了敲门,提醒道。

  我们家本来喝的都是一箱箱装的伊利或者蒙牛牛奶,但可能是为了调养身体,前几天爸爸妈妈联系了社区鲜奶超市,打算改成每天喝更加新鲜无添加的鲜牛奶。
  「知道了。老公你帮忙取一下先放到冰箱里吧。」

  妈妈随口应道。

  「行吧。那老婆你快点啊。」

  爸爸在门外答道。

  过了一阵子,妈妈正帮我预习第二天的课文,门外传来了快速的敲门声。
  「老公,怎么了?我正帮小豪预习呢。」

  妈妈不悦道。

  「老婆,门外送鲜奶的小哥还苦苦等着呢,你快点出来把牛奶取走吧。」
  「我之前不是让你帮忙拿了放冰箱了么?」

  妈妈皱了皱眉,起身站了起来,「爸爸真是的,让他取了牛奶放冰箱。非要让我出去取。」

  我正好学习的累了,便跟着妈妈走出房门,打算出去让自己的大脑休息休息。
  门外站的那个穿着绿色鲜奶超市快递员服的狠不是王鹏吗?他什么时候成了鲜奶超市的快递员了?我正疑惑着,眼睛不知不觉被王鹏脸上戴的那副古董似的黑框眼镜吸引住了,整个人彷佛变得迷迷煳煳了。

  叨日个,刘老师你们家的鲜奶………尹我逐渐的回过神来,只见王鹏正畏畏缩缩的站在门口小声的说道,看他那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想来是他也万万没想到自己送个鲜奶会送到政教处主任老师家里来吧。

  「咦?你们认识吗?」

  爸爸问道。

  「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妈妈看着王鹏,一副嫌弃的表情,小声的嘀咕着,「我记得让他们把超市最优质的鲜奶送过来的啊……怎么会让这个小屁孩过来。」

  「原来是梦欣的学生啊。」

  爸爸点头道,「既然是三中的学生,那鲜奶的质量应该没问题了。」我听爸爸和妈妈的对话,一头雾水。鲜奶的质量知王鹏有关系么?

  王鹏低着头看着地板,丝毫不敢和学校里担任威严的政教处主任的妈妈对视。
  「哼………跟我过来吧。…」妈妈看着王鹏那丑陋的模样,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背过身走向客卧。「好,好的。」

  王鹏看着妈妈那高挑诱人的身姿,原本畏畏缩缩的模样荡然无存,一副发春的公狗模样跟了上去。

  「爸爸,为什么妈妈要和王鹏去客卧呢?不是应该去厨房吗,为什么妈妈要和王鹏去客卧呢?不是应该去厨房才对吗?」

  我疑惑道。

  「傻孩子,因为王鹏送的是精液鲜奶,那个可是必须要用肉棒直接注入阴道效果才最好。」

  爸爸一脸正经的解释道。

  「咦?那,那不是和做,做爱中出一样吗?」我大惊失色,「爸爸,你和妈妈不是准备生个弟弟妹妹的吗?现在妈妈处在备孕期的身体被王鹏的精液直接注入,不是很容易就会………就会。…」我不敢当着爸爸的面说出受精怀孕这个字眼。

  「你是觉得妈妈卵子会在和爸爸的精子结合前被王鹏抢先一步,被他的精子受精而怀孕吗?」爸爸今天格外不同,竟然会在我的面前赤裸裸的讨论着这么羞耻的问题,「不要担心,精液鲜奶都是经过巴氏消毒的,半青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活性,无法和卵子结合了。除非能够注入到子宫里,精液鲜奶里的精子才会恢复活性,重新拥有让女性受孕的能力。那我们得要提醒妈妈,不要让王鹏在她的子宫里射精才行。」

  我打算动身提醒妈妈。

  「放心,小豪,妈妈总不会连最基本的榨取精液鲜奶都不会吧?再说,妈妈她的子宫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攻陷进去射精的。」

  爸爸一点都不担心,自信道,「我和你妈妈结婚这么多年,你妈妈的子宫可是一直闭合的非常严实,凭王鹏那种的小屁孩是不可能攻破进去的。」

  「而且,就算王鹏真的有万分之一的运气攻破妈夕『子宫,以你妈妈的脾气,会允许和她儿子一样甘,小屁孩,还是她的学生在她子宫里射精,让她被追受孕吗?』爸爸打开电视,」我们还是在这看会儿电视吧!!我不敢当着爸爸的面说出受精怀孕这个字眼。「你不觉得妈妈的卵子会在和爸爸的精子结合前被王鹏抢先一步,被他的精子受精而怀孕吗?『爸爸今天格外不同,竟然会在我的面前赤裸裸的讨论着这么羞耻的问题,」不要担心,精液鲜奶都是经过巴氏消毒的,精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活性,无法和卵子结合了。除非能够注入到子宫里,精液鲜奶里的情子才会恢复活性,重新拥有让女性受孕的能力。「

  「那我们得要提醒妈妈,不要让王鹏在她的子宫里射精才行。」

  我打算动身提醒妈妈。

  「放心,小豪,妈妈总不会连最基本的榨取情液鲜奶都不会吧?再说,妈妈她的子宫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攻陷进去射精的。」

  爸爸一点都不担心,自信道,「我和你妈妈结婚这么多年,你妈妈的子宫可是一直闭合的非常严实,凭王鹏那种的小屁孩是不可能攻破进去的。」

  「而且,就算王鹏真的有万分之一的运气攻破妈妈的子宫,以你妈妈的脾气,会允许和她儿子一样的大小屁孩,还是她的学生在她子宫里射精,让她被迫受孕吗?」

  爸爸打开电视,「我们还是在这看会儿电视,妈妈应该很快就会把精液鲜奶榨取出来的。」

  虽然爸爸已经告诉我了,但我还是没有心思看电视,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跟过去看看妈妈和王鹏在客卧里干什么。

  来到客卧门口了。

  门并没有关上,我轻轻一推便进去。

  「咦?小,小豪?」

  房间里,妈妈正坐在床上一脸不情愿的含着王鹏那根黝黑粗长的肉棒,而王鹏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的像使用飞机杯时而将肉棒完全插入妈妈的喉咙,时而拔出来在妈妈的脸上磨蹭着。

  谁能想到,早上还在政教处趾高气扬的批评教育王鹏的熟女人妻教师,现在却卑贱的吞吐着他那根仅仅十五岁年轻却与其年龄不相符的肉棒。

  「柳豪,我,我和你妈妈,我,我是在帮你妈妈……」

  王鹏(惊慌失措)的解释着。

  「不就是在进行榨取鲜奶前的消毒工作吗?」

  看着王鹏那副惊慌的模样,不禁感到好笑。

  虽然从行为上看很像是妈妈是在帮王鹏口交,但实际上这只是普通的消毒,是榨取鲜奶前必不可少的过程。

  「呼……你知道就好。」

  王鹏松了口气,「我还怕你以为你妈妈在帮我口交,对你影响不好。」
  「切,我会连口交和消毒都分不清吗?」

  我嗤之以鼻。

  「嘿嘿,我怕你是书呆子会误会……呀……」

  王鹏正嬉皮笑脸的,突然痛喊了下。

  「消毒结束!王鹏,快点给我躺到床上去!」

  妈妈对于王鹏和我聊天极其不愿意,害怕担心坏学生王鹏把我教坏了,因此轻轻咬了口王鹏的龟头,免得他和我继续聊天。

  「是,是,刘老师。」

  王鹏听话的躺到了床上,他那根乌黑巨大的肉棒像根擎天柱般高高勃起。
  「小豪,以后少和王鹏聊天!」

  妈妈叮嘱我道,「他可是经常逃课旷课,考试不及格的坏学生!你要是和他学坏了,以后就只能像他一样,当个低等的鲜奶快递员。所以你要好好学习,懂了吗?」

  「嗯。」

  我点点头。

  鲜奶快递员的社会待遇和清洁工并无区别,看着躺在床上一脸无忧无虑,甚至有点开心的王鹏,不禁为他的未来感到一丝悲哀。

  按照常理,应该是由妈妈以乘骑位的方式坐在王鹏的肉棒上来榨取里面的鲜奶的,这样可以自己控制插入的力度,最大程度的避免有些邪恶的快递员妄图突破子宫口,从而在子宫里中出让人妻受精。

  而妈妈因为今天既忙着做家务,又监督辅导我学习,身体不免有些疲倦。
  考虑到虽然王鹏是个游手好闲的坏学生,但应该不会做出对自己老师的子宫强制开宫内射的行为。

  因此妈妈决定采取最普通的男上女下式,让王鹏自己来完成榨取鲜奶的任务。
  「咦?刘,刘老师,真的可以吗?」

  王鹏显得非常惊讶,或许这是他当快递员生涯中第一次得到允许可以主动进行榨取鲜奶吧?「我,我担心万一不小心把,把老师……」

  王鹏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

  万一他不小心把妈妈子宫破开,忍不住把精液鲜奶注入子宫里导致妈妈受孕的话,爸爸恐怕第一个饶不了他!「怕什么!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易让你把我的子宫破开吗?!」

  妈妈虽然是第一次榨取精液鲜奶,但毕竟是个经验丰富的人妻,对此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只见妈妈躺在了王鹏原本躺的地方,张开那双黑丝包裹着的修长美腿,示意王鹏可以开始了。

  「刘老师,那我就,就不客气了……」

  王鹏紧张的用手分开妈妈的美腿,视线沿着妈妈的黑丝美腿渐渐移到尽头——妈妈那被肉色蕾丝内裤紧紧包裹着的肥沃的阴阜。

  王鹏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将妈妈的肉色蕾丝内裤缓缓脱了下来。

  妈妈身体最私密的三角地带,就这么毫无遮拦的暴露在了王鹏的眼前。
  王鹏挺着他那根黝黑粗长的肉棒,紫黑色的龟头轻轻的推开妈妈那饱满雪白的大阴唇,顶开了原本紧紧守卫着妈妈阴道的小阴唇,缓缓的插入妈妈那肥美多汁紧窄的肉穴里。

  「唔……」

  妈妈和王鹏同时发出轻微又舒爽的呻吟。

  「妈妈……你没事吧?」

  一旁的我担忧的问道。

  「没,没事。」

  妈妈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妈妈第一次让你爸爸以外的男性肉棒插进体内,有点不习惯。」

  我懵懂的点点头。

  在短暂的适应后,凭借着人妻丰富的经验,王鹏在妈妈肉穴灵活的挤压榨取下很快就支撑不住,他的肉棒在妈妈身体里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插入的深度也越来越深。

  「刘,刘老师,我,我忍不住,要,要……」

  王鹏喘着粗气,他的肉棒像打桩机一般飞速的在妈妈的肉穴里进进出出。
  「嗯,可,可以哦,精液鲜奶随时都,都可以射出来的。」

  一旁的我看着妈妈似乎沉醉其中的表情,不由得担心妈妈会不会放松了警惕,在这最后的关头让王鹏得逞,趁着妈妈疏忽大意的时候,借着射出精液鲜奶前肉棒特硬的状态强行破开妈妈的子宫口,从而在妈妈圣洁的子宫里射出一发又一发肮脏污浊的具备让妈妈受孕功能的【精液】。

  果然,王鹏看着身下妈妈那迷离的眼神,目光里不由的闪烁着淫邪的想法。
  只见他一边加速冲刺,一边悄悄抬起妈妈的双腿放到自己的肩上,打算用最合适的角度一口气攻破妈妈的子宫。

  「妈妈,小心。!!!」

  一旁的我急忙提醒道。

  然而似乎太迟了,王鹏的露出了一副阴谋得逞的笑容,他的屁股死死的压在妈妈的美臀上,两颗巨大乌黑的睾丸像是高压水泵般,不停的膨胀收缩着将一股股浓稠腥臭的精液灌入妈妈的体内,不,很有可能是妈妈的子宫里!一想到自己竟然没能及时提醒妈妈,导致她被王鹏开宫注精,我便感到深深的懊悔!要是妈妈因此不慎受孕的话,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和爸爸解释说明。

  「呼……王鹏……想在老师的子宫里中出射精……可是不允许的哦……」
  咦?我急忙看去,只见妈妈虽然被王鹏压在身下保持着被中出的状态,一股股浓稠腥臭的白色浑浊液体从妈妈和王鹏的交合处不停的涌出来,但妈妈的手却不知什么时候收了回来,推搡着王鹏阻止他试图进一步的侵入。

  而我不知道的是,妈妈的阴道壁此时更是紧紧的勒住王鹏的肉棒,使得王鹏的龟头只能在妈妈子宫口前几毫米的地方遗憾的停了下来,无奈的将精液鲜奶只能灌入妈妈的肉穴里,而不是进入子宫中。

  「小豪,怎么了?」

  听到我之前的惊呼,爸爸疑惑的推门而入,恰好看到王鹏正朝妈妈的体内中出的一幕。

  他走上前去,围着妈妈和王鹏交合的肉体仔细观看着。

  「老婆,没事吧?」

  看着妈妈身下一大滩流出来的精液鲜奶,爸爸放下心来。

  「哼,肯定没事啊。怎么,你以为我是那种被人随便就开宫中出,怀上野种的女人吗?」

  妈妈一边被王鹏内射,一边不满的和爸爸说道。

  「哈,怎么会。我老婆怎么会被一个小屁孩开宫中出呢?」

  爸爸意识到自己刚才口气不善,急忙和妈妈道歉。

  一旁的王鹏当着爸爸的面在妈妈体内足足射了一分钟后,这才把自己疲软不堪的肉棒从妈妈体内抽了出来。

  而妈妈的肉穴里尽是满满的果冻般黏稠的精液鲜奶。

  爸爸对于王鹏量多质好的鲜奶快递显然十分满意,不仅打了个电话给鲜奶店经理称赞了王鹏,还给了王鹏不少的小费。

  「谢,谢谢叔叔。」

  王鹏紧张的从爸爸手里接过小费,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要是让爸爸知道他之前试图趁着妈妈疏忽大意的时候把精液注入妈妈的子宫
  里,恐怕不仅没有小费可以拿,还会被爸爸打死吧?「那,我就告辞了。」
  王鹏手里拿着爸爸给的小费,起身打算回去。

  「老公,我出去送送他吧。」

  不知什么时候,刚才还躺在床上休息的妈妈已经穿好衣服,容光焕发又恢复成平时威严高雅的政教主任模样,任谁也猜不出几分钟前她会张开双腿被一个又矮又丑的学生压在身下娇喘着强制注精,任由他将那一股股浑浊腥臭的液体射入那香喷喷高洁的身体里。

  「嗯。」

  爸爸点点头。

  「还有,小豪,你也跟我一起送送王鹏。」

  妈妈拉住我的手,一副不容反对的语气。

  对于王鹏刚才想破开妈妈子宫,试图在曾经孕育了我的地方让我的妈妈被迫再次孕育含有他基因的野种的事情,我对王鹏的印象极差,根本就不想理会他。
  但既然妈妈说了,我也只好无奈的跟着他们出去。

  「老师,对,对不起。还有柳豪,我,我也向你道歉。」

  刚关上门,王鹏便弯腰九十度,对着我和妈妈说道。

  「知道自己错了就好。」

  妈妈原本冰冷的脸色恢复了几分暖意,她对于主动认错的人从来不会怪罪太多。

  看来刚才的事妈妈是不会追究了。

  「刘老师,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王鹏保证道,对着我和妈妈说道。

  「知道自己错了就好。」

  妈妈原本冰冷的脸色恢复了几分暖意,她对于主动认错的人从来不会怪罪太多。

  看来刚才的事妈妈是不会追究了。

  「刘老师,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王鹏保证道。

  「嗯!王鹏,你要知道,如果在榨取精液鲜奶的时候未经允许就破开女性子宫,那就是属于强奸罪了!要是敢在里面注入精液鲜奶还导致女性受孕的话,那甚至会判死刑的!」

  妈妈语重心长的警告道,「幸好这次我阻止及时,不然即使我是你的老师,也不会原谅你!」

  「谢谢刘老师的宽宏大量。」

  王鹏感激涕零的回答道,「以后我再也不会了。」

  「以后你也要记得按时去上学,不能迟到!」

  妈妈想了想,又命令道。

  「嗯。」

  王鹏点了点头。

  「好吧,明天你要准时去上课。呼,肚子里的精液鲜奶好撑,那老师就不送了,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

  妈妈摸了摸那微微隆起的肚子,既幸福,又无奈。

  (幸福的是有这么多精液鲜奶,对身体滋养非常有好处,对未来和爸爸生的宝宝健康非常有帮助,无奈的是量实在太多,撑的有点难受。)「妈妈,那,这件事就放过去了吗?」

  回家的路上,我不禁问道,「我,我要不要和爸爸说呢?」

  「小豪,王鹏虽然有错,但他是妈妈的学生,而且他认真的道歉了,也被妈妈及时阻止了,没有酿成大错,我们就原谅他一次吧。」

  妈妈道。

  我点点头,既然当事人妈妈都不去追究,那我自然也不会告诉爸爸了。
  第二天,王鹏竟然真的准时上课,而且没有迟到也没有早退,妈妈难得的没有接到他班主任的投诉。

  下午放学后,妈妈批改完作业,开车带我回家,隔了老远便看到王鹏背着他的书包坐在我们家门口。

  「王鹏,怎么了?」

  妈妈把车停好后,和我一起走到门口,疑惑道。

  「老师,今天晚上作业有点多,所以我就不得不早点过来了,晚上好早点回去写作业。」

  王鹏一副愧疚的表情,「希望没有打扰到老师。」

  妈妈看见这么热爱学习的王鹏,自然无法拒绝,点头便开门让王鹏进去。
  「王鹏,等,等下,让,让我洗澡下。」

  刚进屋子,王鹏便急不可耐的掀起妈妈的短裙,踮起脚尖用那根黝黑粗长的肉棒顶着妈妈的内裤。

  由于妈妈高跟鞋还没脱下的缘故,身材高挑窈窕的她就算让身高一米五的王鹏踮起脚也只能刚好碰到她的内裤最边缘。

  我看着王鹏一跳一跳,像只发春的公狗一样,感到非常好笑。

  妈妈也忍俊不禁的笑了,而王鹏急中生智,在旁边找了个小板凳垫在脚下,这才脱下妈妈的内裤,趁着妈妈笑的时候,勐的插进妈妈的身体。

  「唔……」

  妈妈身体不由得颤抖了下,在王鹏肉棒的淫威下双手自然而然的扶着一米五高的鞋柜,翘起雪臀配合起王鹏的抽插。

  被妈妈警告后的王鹏明显乖多了,肉棒预留了一段在外面,丝毫没有昨天的小动作。

  「小,小豪,你去把米菜洗一下,妈妈,妈妈等下好方便煮,」

  妈妈娇喘着吩咐道。

  「嗯。」

  我听话的留下正在交榨取鲜奶中的妈妈和王鹏,到厨房洗菜去了。

  等我洗完菜出来的时候,妈妈正弯着腰把屁股翘起,一副享受的表情,而王鹏则站在板凳上垫着脚,让肉棒以一个向下的角度对着妈妈的雪臀,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而一股浑浊腥臭的乳白色液体,正从俩个人的交合处沿着妈妈的黑丝美腿缓缓留下。

  「老婆,小豪,我回来……」

  门突然打开,正好回家的爸爸看着在门口被一个小屁孩受精的爱妻,不由的愣住了。

  「老,老公,欢迎回来。」

  妈妈挤出一丝笑容,但身体却依旧在不住的颤抖处在高潮中,现在的她正被一根少年肉棒灌入一股又一股浓精,身体被他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今天这么早就过来送货啊?」

  爸爸表情自然,弯下腰换鞋。

  「嗯,今晚作业有点多因此就拜托老师提前榨取鲜奶了。」

  王鹏一边抓着妈妈的美乳,屁股用力压着给身下的妈妈灌注精液,一边一副澹然的和爸爸交谈着。

  等到爸爸换完鞋,王鹏的精液鲜奶总算是榨取完毕,心满意足的把他那沾满果冻状腥臭浑浊鲜奶的肉棒从妈妈的体内拔了出来,当然,为了不浪费,最后妈妈恢复体力后会主动帮他清理干净的。

  自从,王鹏成了我们家的鲜奶快递员。

  晚上任意时间,他都会不介意的敲门送货。

  而妈妈面对勤工俭学,热爱工作的学生,又怎么好意思推脱,让他等待呢?
  「妈妈,这是我们班要交的……」

  趁着课间操,将我们班要提交的报告表送到政教处的我,推门而入时,惊讶的看见原本应该端坐在办公桌前,认真处理公务的妈妈此时却张开雪白修长的美腿,黑色的短裙被撩到腰间,以一个极其羞耻的角度被一个熟悉却又丑陋的身影耕耘着。

  怪不得最近王鹏一直没来早操,原来……明明是他辛苦的为妈妈提供精液鲜奶,为什么我看着他在妈妈身上辛勤劳动的身影,却感到一丝丝的嫉妒和愤怒呢?「是,是小豪呀……报告放我桌子……唔……。」

  原本被王鹏压在身下强制性交的妈妈伸出手,打算接过我递过的报告,却伴随着王鹏肉棒一次狠狠的插入,手无力的停在半空中,身体随着王鹏睾丸一次次有力的挤压而不住的颤抖着。

  我知道,这是那些源自王鹏的浓稠腥臭滚烫的精液鲜奶灌注在妈妈温暖潮湿的肉穴里妈妈的反应。

  而一般与此同时,妈妈的身体也会随之高潮,任由王鹏将那些又浓又稠的精液灌注进去。

  「对,对不起啊,小,小豪。」

  妈妈一边被强制注精,一边无奈的露出尴尬的笑容,「妈妈正在接受王鹏的精液鲜奶,身体……很,很累,拜托你自己放桌子上,可以吗?」

  「好的。」

  我把报告表放在了桌子上。

  与此同时,妈妈的同事白阿姨打好了热水,刚好走了进来。

  「刘姐,还在榨取鲜奶呢?」

  白阿姨看着被学生压在身下不停注精的妈妈,不禁露出一脸羡慕的表情。
  「哈哈,没办法,这孩子的鲜奶,数量一向都很多。」

  妈妈伸手摸了摸紧紧的塞在自己阴道口处王鹏那两颗还在颤抖的睾丸,无奈道,「估计还要榨取个两三分钟吧。」

  「这么多呀?刘姐,您第二胎的孩子一定会很健康的。」

  白阿姨笑道。

  「嗯。承你吉言了。」

  妈妈看着自己因王鹏精液不停隆起的小腹,感受着体内不停射进来一股股有力的热流,幸福的笑道。

  「不过……您也要注意安全呀。」

  白阿姨警惕的看了眼压在妈妈身上,抖着屁股一副努力向妈妈体内播种的王鹏,「听说有很多居心不良的鲜奶快递员会……尤其这个王鹏…………您还是他的老师,又是这么大一个美人妻……」

  「白老师,王鹏现在是好孩子了,我们以后不能再用歧视的眼光看待他了。」
  妈妈不满的提醒道,她摸了摸自己还在一鼓一鼓,持续被中出的肚子,「王鹏现在可是用龟头顶着我的子宫口在射精。如果他心存恶意的话,他完全就可以轻轻一顶,轻松的破开我的子宫口,在我的子宫里注入他那腥臭浓稠极易致孕的精液,让我被迫受孕。」

  「可是,王鹏可是一直非常遵守鲜奶快递员的规定呢。」

  妈妈温柔的抚摸着压在自己身上,在她体内中出射精的王鹏,放心道。
  白阿姨和我不禁同时换成了信任的眼神看着王鹏。

  说句实话,能够忍住在妈妈子宫内中出,让妈妈被迫受孕,怀上自己的野种的诱惑,试问有谁能办得到?「王鹏,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老实……真是谢谢你了。」
  我走了过去,感动的拍了拍王鹏的肩膀。

  说实话,要是他心里有个歹念,我爸爸不得戴顶绿油油的帽子。

  「嘿嘿,没什么。」

  王鹏一边用他的肉棒顶着我妈妈的子宫口,朝着妈妈体内射精,一边一副老实的和我回答道。

  把表格放在妈妈的办公桌上,我便离开了妈妈的办公室,留下了还在持续给妈妈注入精液鲜奶的王鹏。

  晚上,我们一家人在家里其乐融融的吃着晚饭。

  「老婆,最近看你气色好了好多呀。」

  爸爸看着面色红润的妈妈,忍不住赞叹道。

  王鹏和妈妈就像往常一般,没日没夜的无缝性交的无套中出精液滋润下,妈妈的肉体不知不觉已经习惯了这种高强度的交配,浑身上下散发着满满的雌性荷尔蒙的气息,表现出来的就是外表和气质变得更加的成熟诱人了。

  对着我和妈妈说道。

  当然,在我和爸爸眼里,就是妈妈最近不停饮用王鹏的精液鲜奶的功劳了。
  「真是要多谢谢王鹏。」

  爸爸看着妈妈现在精神饱满的模样,满意极了。

  看来不久以后,他就可以让妈妈顺利的怀上一个非常健康的宝宝了。

  「对啊,真是要谢谢王鹏。」

  我也在一旁称赞他,「他现在可是每次都顶着妈妈的子宫口注射精液鲜奶,要忍住可真是要非常大的毅力。」

  「哦?」

  爸爸突然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老公,怎么了?」

  妈妈看着爸爸,问道。

  爸爸看了我一眼,凑上前和妈妈耳语了几句。

  妈妈脸勐的一红,悄悄的问道:「真,真的要那样吗?」

  「老婆,拜托你了。」

  爸爸搂住妈妈,温柔道,「你也希望我们的第二个孩子能健健康康的吧?」
  「可,可……」

  妈妈犹豫了会儿,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爸爸,你和妈妈在说什么呢?」

  我好奇的问道。

  「爸爸让妈妈拜托下王鹏,把你以前住过的屋子打扫一下。」

  爸爸摸了摸我的头,诡异的说道。

  以前住过的屋子?我疑惑的思索着:我以前住的屋子现在不还是我的房间吗?为什么要王鹏帮忙打扫一下呢?第二天晚上,妈妈正坐在我的身旁,像往常一样,在我的房间里帮我辅导功课。

  「柳叔叔,刘老师在家吗?」

  「哈哈,王鹏呀,每次来真是辛苦你了。刘老师在小豪的房间帮他辅导功课呢。」

  「咦?那我现在打扰会不会……」

  「怎么会?你还是快点进去,免得精液鲜奶变质……」

  我转过头,只见爸爸推着王鹏打开了我的房门。

  「打扰你了,刘老师。」

  王鹏在爸爸的推搡下,挺着他那根十八寸长的肉棒。

  缓缓的走了过来,尴尬道。

  「既然王鹏你把精液鲜奶送来了,那就得要尽快食用才行呢。」

  妈妈温婉的笑道,她双腿离开座椅,整个人趴在书桌上,挺翘的美臀正对着王鹏那狰狞的肉棒。

  「小豪,不介意妈妈一边喝鲜奶,一边给你辅导吧?」

  妈妈转过头,看着我,贴心的问道。

  「当然不介意。」

  我摇头道。

  「那就好……呀……」

  妈妈放下心来,虽然只是普通的饮用精液鲜奶,但是在儿子身旁与一个同他年纪相彷的少年做着类似性交的动作,她难免还是有些不适应。

  「嘿嘿,老师今天的内裤是黑色镂空的。」

  王鹏脱下妈妈的牛仔热裤,看着被性感黑色镂空蕾丝内裤包裹着的饱满阴阜,原本就坚硬的肉棒不禁更加坚挺。

  「快,快点啦。」

  妈妈尴尬的说道,「还有,小豪,认真做题,不,不要看向这边。」

  「哦……」

  我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开。

  只见王鹏淫笑着分开了妈妈雪白的大腿,紫黑色的龟头缓缓顶开妈妈粉嫩的阴唇,再次成功的进入妈妈的体内,开始不伦的交合。

  「唔……」

  感受体内王鹏那炙热坚硬肉棒的冲击,妈妈即使尽力忍耐,但还是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呻吟。

  「刘老师,您今天的身体,和平常不同呢。」

  对于妈妈肉穴情况掌握的一清二楚的王鹏。

  对于妈妈今天身体的异常自然一下子就发现了。

  「呼,今天,今天是老师的危险日,当,当然不一样了。」

  妈妈一边承受着王鹏肉棒的冲击,一边解释道。

  「危险日?!!」

  王鹏听到妈妈嘴里说出这三个字,脸上露出了淫荡的笑容,但身体却假装停止了抽插。

  危险日期间,女性的子宫口会变得异常脆弱,只需一根足够长的肉棒轻轻一顶,便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子宫。

  可以说,这是让女性因奸受孕的最佳时刻!但最为鲜奶快递员,为了避免出现不慎进入女性子宫,而导致顾客不幸子宫中出受精的情况,一般是拒绝在女性的危险日进行精液鲜奶快递。

  除非……「紧张什么。我和我老公商量了一下,决定增加一项服务——子宫按摩。」

  妈妈笑道,「所以,恭喜你啦。你会是进入我子宫的第一个男人哦。」
  子宫按摩,即精液鲜奶快递员的一项增值服务。

  很多为了孩子健康着想的夫妻,在预定精液鲜奶的同时,还会根据需要增加子宫按摩服务。

  由精液鲜奶快递员用他的龟头对顾客的子宫内壁进行全方位的按摩,以此促进血液循环,刺激卵巢。

  不仅可以增加排卵的数量,提高受精几率,还会提高受精卵着床的成功率。
  对于新生胎儿非常有利的一项服务。

  「可,可是……」

  王鹏支支吾吾道,「刘老师,我,我对于子宫按摩这个,掌握的不是很好,我怕……」

  「别担心。老师我可是个经验丰富的人妻,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指导指导你还是没问题的。」

  妈妈看了看犹豫的王鹏,信心道,「怎么样?决定好帮助老师进行子宫按摩了吗?」

  「那就拜托老师了。」

  王鹏装出了一副很是畏惧的表情。

  既然王鹏要帮妈妈进行子宫按摩了,那么妈妈自然不能帮我辅导功课了。
  「小豪,妈妈要躺在你床上进行子宫按摩,没关系吧?」

  「我的床上?没问题呀。」

  我丝毫不介意王鹏在我的床上帮我的妈妈进行子宫按摩。

  由于王鹏是第一次提供子宫按摩,因此妈妈决定还是采用最简单的男上女下式,这样妈妈的阴道会向交配者敞开,籍由湿滑阴道的润滑作用,可以更加轻松的冲击子宫口,非常适合初学者来开宫。

  「噗呲」

  随着妈妈一声低吟,王鹏的龟头再次顶开妈妈那肥美多汁的阴唇,进入妈妈体内。

  同时妈妈的黑丝美腿就如同藤蔓般缠在他的腰间。

  「刘老师,你,你的腿,夹得,夹得好紧。」

  「傻瓜,子宫,子宫口可不是那么好破开的。」

  每当王鹏用力一顶,妈妈的双腿也配合着用力,让王鹏能够以更大的力度撞击着自己娇嫩的子宫口。

  「刘,刘老师……」

  「不,不要说话,用,用力,专心。」

  原本严严实实的子宫口在王鹏和妈妈共同的强攻下,逐渐被撬开了一个口子,一个乌黑硕大又丑陋的狰狞龟头从口子慢慢的挤进妈妈那圣洁的子宫。

  「唔……开,,开宫了……」

  妈妈紧咬牙关,忍受着开宫的痛楚。

  「哈哈,刘老师的子宫,终于,终于被我拿下了!」

  随着龟头完全挤入身下美人妻的子宫,王鹏的内心不由得呐喊!这意味着,又有一个美人妻被他的肉棒所支配。

  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射入一发腥臭浑浊的精液,让她们成为自己的孕便器。

  「王鹏,老师,老师被你开宫了呢。」

  妈妈擦了擦额头的细汗,气喘吁吁的撩了撩额前散乱的头发,「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呢?」

  「当然是……帮老师进行子宫按摩了。」

  王鹏把原想脱口而出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真是好孩子。」

  妈妈欣慰的摸了摸王鹏的头。

  他果然改过自新,变成一个好学生了。

  王鹏的龟头刺入妈妈的子宫,像温柔的小手般抚摸着妈妈的子宫内壁。
  而子宫内壁收到刺激后犹如无数小口般,舔弄着王鹏的龟头。

  这种子宫性交的滋味,是王鹏最喜欢的。

  「唔……好,好舒服……」

  初次尝到子宫性交快感的妈妈也不禁沉沦其中。

  咦?这种快速有力的律动?妈妈看了下趴在自己身上飞速抽插,一脸潮红的王鹏。

  那肉棒进出的速率就如同她在街边看到正在交尾的野狗般,快速而有力。
  天!自己竟然忘记了!身为少男的王鹏是根本忍受不了子宫性交的快感的!
  「王鹏,不,不行!我,我是你老师!而且我还在危险日!」

  妈妈惊恐的想挣脱王鹏。

  突然,她眼角瞄到房门外愈来愈近的脚步声。

  是孩子他爸的!妈妈可以想象,当爸爸推门而入时,看到王鹏气喘吁吁的坐在我的床上,肉棒还不停涌着精液。

  而妈妈则张开双腿,白花花的精液从妈妈的肉穴深处不停的涌出,一脸梨花带雨的表情——这不明摆着告诉他,自己惨遭王鹏子宫中出了吗!毫无疑问,王鹏会遭来丈夫无穷无尽的报复。可这应该算是自己的责任,都是自己不好!沉迷在快感中,没能提醒他!那么只好……「老婆?」

  爸爸推门而入看见王鹏和妈妈就像往常一般,两人紧紧纠缠在一起。

  王鹏暴露在外的两颗卵蛋不住的朝着妈妈身体鼓送着浓稠腥臭的精液。
  「哦。又在注射鲜奶啊。」

  爸爸丝毫没注意到本来王鹏应该露在外面的一大截肉棒完全没入妈妈体内。
  「嗯。嗯。」

  妈妈双腿紧紧的夹紧王鹏,脸色略微不自然的回答道。

  爸爸怎么也猜不到,一向恪守妇道的妈妈,竟然会在他的眼皮底下和自己的
  学生进行着最无耻的基因交流行为——无数包含了王鹏基因的新鲜精子正不断的
  涌入妈妈那处于危险日并且毫无保护措施的子宫,饥渴的寻找着妈妈的卵子。
  「老婆?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对啊。」

  爸爸走了过来,无视妈妈还和王鹏处于连体状态,伸出手摸了摸妈妈的额头,「没发烧呀。」

  「唔……老,老公。我,我很好啦。」

  妈妈尽力作出最为正常的笑容。

  王鹏的龟头好死不死的,恰好顶在妈妈的输卵管上,一股股充满雄性激素的精液沿着妈妈的输卵管,冲击着妈妈的卵巢。

  在大量雄性激素的刺激下,妈妈感到自己本来就蠢蠢欲动的卵巢竟然开始排卵了!不行啊!现在卵巢外面全是王鹏的精子!一旦排卵的话,毫无疑问会被一大群精子围住,惨遭受精的!妈妈悲曲又无奈的排出卵子,而那颗卵子瞬间被王鹏精子的海洋吞没,无数的精子争先恐后的钻入妈妈的卵子,就在爸爸的面前,妈妈被王鹏受精成功,怀上了不属于爸爸的孩子。

  「那就好。」

  爸爸放心的点点头。

  等到爸爸离去,王鹏迅速的从妈妈身上爬了下来,跪在床上,低着头。
  「刘,刘老师,对,对不起。」

  他虽然没能像妈妈一样明确感知,但隐隐还是察觉到了什么。

  「不怪你,这是老师的失误。」

  妈妈看着从自己腿间源源不断流出的浑浊精液,无奈的摸了摸肚子,「这也算是对老师的一个惩罚吧。」

  「咦?难道?」

  王鹏吃惊道。

  「嘘!」

  妈妈看了看在一旁认真写作业的我,贴到王鹏耳边,小声呢喃道,「孩子他爸,要保密哦!」

  十个月后。

  「这孩子,怎么长得那么像王鹏呢?」

  爸爸看着怀里新生的婴儿,不由得疑惑道。

  「哼!没看网上说的吗?孩子一般都会和精液鲜奶快递员长得比较像的吗?」
  坐在月子床上的妈妈反驳道。

  「嘿嘿,对哦。」

  爸爸看着妹妹,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爸爸,也给我看看妹妹!」

  我也迫不及待想看看妹妹的模样。

  「刘姐?你也在吗?」

  妈妈的同事,白阿姨挺着八九个月大的肚子缓缓走了过来。

  「咦?白老师,你也怀孕了吗?」

  我不禁好奇道。

  「对啊。你爸爸妈妈推荐给阿姨的鲜奶快递员,真是非常给力啊。」

  白阿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幸福,「我老公明明得了精子衰弱症,却依旧可以让我怀孕,效果非常好!」

  「恭喜白阿姨了。」

  我问道,「鲜奶快递员还是王鹏吗?」

  「当然啦。我还推荐给了我表妹呢。就是刚才那个女医生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