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女人】(05)【作者:mweang】   乱伦小说 
字数:104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

  「陈南你个畜牲,还敢回来?」刚一进门,就听到了妈妈愤怒的吼声,其中还夹着一丝颤音,显然,现在的妈妈已经怒不可遏了。

  「老婆,你就原谅我一次吧,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继妈妈之后,爸爸的声音也从客厅里传了出来。

  听到吵架声的我和堂妹连鞋子都不换了,赶紧赶到了客厅。

  只见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妈妈忽然站了起来,抓起放在旁边的抱枕就往爸爸脸上打去。

  「你还要脸吗?啊?十年前你记不记得你也是说着这这样的话求着我原谅你,十年后的现在你还是说着同样的话,我就问你,你还要脸吗?」妈妈抓着抱枕疯狂的朝爸爸脸上打去,两道清泪慢慢的从妈妈那美丽的大眼睛里流了出来。
  「上次见到峰儿还小我也就委屈一下自己,继续跟着你过下去,也希望你能认识到自己的过错好好待我!想来,还是我太天真了,狗,怎么改的了吃屎?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你竟然连你弟妹都搞,真是厉害啊陈南!」妈妈说完,已是泪眼婆娑,浑身气的直哆嗦。

  「峰儿,快帮我向你妈妈求求情。」看到我回来的爸爸连忙说道。

  爸爸的弟妹?,那不是堂妹的妈妈?爸爸搞了堂妹的妈妈?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峰儿,峰儿?」看到我还愣在那里,爸爸又连叫了我两声。

  「不会的,不会的,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堂妹原本明亮的眼睛瞬间失去了光彩,两眼无神的在那喃喃自语,身子摇摇欲坠。

  回过神来的我正伸手想去扶住堂妹,不料那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柔弱娇躯突然爆发开了一股巨力,一把把我手推开,直直往自己房间跑去,只剩下那喃喃的自语声还在客厅里回荡,会快便被妈妈的怒骂声所掩盖。

  「敏,敏!」被堂妹突然一推险些摔倒的我赶紧追了上去。

  「敏,开下门啊!」扭了扭把手,发现已经被反锁,心乱如麻的我又喊了两声,然而屋里还是没有传来回应。

  喊叫无果的我重新回到了客厅,发现妈妈坐在了沙发上,原本手上抓着的抱枕也不知道去了,脸冷的吓人。要不是刚刚才目睹妈妈打骂爸爸的一幕,谁会想到这个端庄冷艳的人妻也会有那么泼妇的一面?

  「离婚吧,小峰和财产归我,你净身出户。」妈妈冷冷的对爸爸说道。
  「秋兰,你真的要离婚吗?这十几年的感情都不能换回你的一次原谅?就算你不原谅我,你也为小峰考虑考虑啊!」

  「小峰和财产归我,你净身出户!」妈妈再次冷冷的说道。

  「好,我净身出户,但是小峰跟谁,得问他!」爸爸终于无奈的妥协道。
  听完爸爸说的话,妈妈突然转过头来,冲我妩媚一笑:「呐,小峰,那晚你可是说过要跟我的哦!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哦!」

  我冲妈妈一笑,「放心吧妈妈,我会陪着你的。」

  「但是,我又一点不明白……」我将头转向了爸爸。

  「爸爸,妈那么优秀的女人,为什么你能心无愧疚的伤害她,求她原谅,再伤害她,再求她原谅,为什么?为什么???」说道最后愤怒的我几乎是吼了出来。

  爸爸被我这一吼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强撑起一家之主的威严说道:「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大人说话轮得到你插嘴?」

  「你已经不是这个家的人了,从你背叛妈妈的那一刻起,所以,请你离开这个家!」我冷冷的对爸爸说道。

  「走吧陈南,还嫌在孩子面前没丢够脸吗?过几天我们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给办了。」

  爸爸看着我们母子两的样子,知道这个家已经无法再接纳他,缓缓转身向外走去,当大门关下的那一刻,妈妈的眼泪又如决堤般再次流了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怀中妈妈的哭泣慢慢小了起来,只剩下那不停的抽咽声,还有那突然从肚子里传出来的「轱辘」声。

  「嘤咛」妈妈羞红了脸的把头埋在了我的胸膛处。

  看着怀中的妈妈,那一脸娇羞柔弱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妈妈,你先在沙发上躺一会,我去煮饭。」我温柔的把妈妈平放到沙发上,再从沙发的另一头拿过了一张毯子拿上,就往厨房走去。

  「要妈妈帮忙吗?」妈妈冲着我莞尔一笑,问道。

  「不用了妈妈,你躺好等着吃就行,毕竟现在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呢,不能把你们的小肚子犒劳好怎么行!」

  「真好呢,峰儿,妈妈有你真幸福。」

  「好了,乖乖躺着等吃饭吧。」给了妈妈一个自信的笑容后便大步流星的走进了厨房。




  「妈,妈吃饭了!」轻声唤醒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妈妈,「嘤......」睡得迷迷糊糊的妈妈发出了一声慵懒又令人酥麻的的呻吟声。

  右手穿过妈妈那雪白的脖颈,左手抓着妈妈那柔弱无骨的左手,一把将妈妈扶了起来,看着近在眼前的妈妈那一脸睡眼惺忪的娇懒模样,那鲜红的小嘴唇,情不自禁往的亲了上去。

  「唔!」嘴巴受袭的妈妈眼睛瞬间睁到了最大,直勾勾的注视着我,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因为刚睡醒的缘故无法使出半分力气,只能无奈的承受着我的突吻。
  疯狂吮吸着妈妈那鲜红娇嫩的香舌,直到快窒息了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的妈妈的小嘴,由于吮吸的太疯狂,当我离开妈妈小嘴的时候,一小部分口水也顺着妈妈的嘴角偷流了出来,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晶莹剔透。

  大大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的妈妈用粉拳锤了锤我的胸膛,说道:「作死啊?妈妈的豆腐你也敢吃,还有,你想憋死你妈啊?吻那么久!」

  我尴尬的挠着头笑道;「嘿嘿嘿,还不是妈妈太美了一时忍不住就……还有妈妈的小嘴太温暖了我这不是舍不得离开嘛……」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咯?」妈妈坐正了身子,瞪了我一眼,粉拳举起作势又要锤来……

  眼疾手快的我迅速跳离了沙发,「妈,你先去洗手间把脸洗了,饭菜我已经做好放在餐桌上了,你先吃,我去叫敏……」说完便逃也似的往堂妹房间跑去。


  走近堂妹房间,房间里断断续续的传出堂妹哭泣抽咽的声音,「这妮子,竟然哭了那么久,眼睛都要哭瞎了吧?也是,这次的打击对她来说太大了,自己最敬爱的母亲竟然出轨了,出轨的对象还是我爸,任谁都不可能一下子就接受的了啊!」

  「虽然难以接受,但也不能跟自己身体过不去不是?人是铁饭是钢,何况还哭了那么久,不吃饭怎么行?」

  想到这里我果断用手敲起了门并轻声喊道:「妹,来一下门好吧,你哥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出来先吃点东西好吗?别跟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啊!」

  房间里的抽泣停止了,但是还是没有一点要开门的动静,我等的不耐烦了正想用备用钥匙开门的时候,堂妹虚弱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别,别进来,哥哥,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别进来好吗?哥哥。」

  「可是,不吃点东西,你的身子受得了吗?」我忧虑道。

  「嗯,没事的,你跟伯母先吃,伯母受到的伤害更大,你先去陪陪她吧,我等下,再出去吃。」

  「那好吧,那你等下一定要出来吃东西哦,小傻瓜,就算你什么都没有了,不是还有我吗?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所以,所以,请善待好自己的身体。」
  「嗯,谢谢你,哥哥!」




  「小敏呢?」看着我一个人回到了客厅,妈妈疑惑的问道。

  「她等下再出来,叫我们先吃着。」我无奈道。

  「诶,先由她吧,让她静静也好,想通了也就没什么了,可怜了这妮子了。」妈妈叹息道。

  「妈,今晚你这胃口......大开啊!」看着平时文雅的妈妈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菜,惊叹道。

  「妈这不是化悲愤为食量嘛,总不能为了那禽兽要死要活的吧?」妈妈笑道。

  「妈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但是妈,我有个疑问......」

  没等我说完,妈妈就抢先道「要是关于那个禽兽的就不要说了,免得打扰到我吃饭的雅兴。」

  「嗯,这菜不错,这个也好好吃,小峰,你做菜的水平不赖啊!以后妈的胃就放心的交给你了!」看着被小嘴被饭菜塞的圆滚滚的妈妈,嘴角不由微微上扬。

  「在傻笑什么呢?还不赶紧吃饭?」妈妈看到我还没动筷子,催促道。
  「是因为妈妈现在的样子太可爱了啊」我道。

  「好啊,又开始调戏起妈妈了是吧?」妈妈娇嗔道。

  「不敢不敢,哎对了,妈,姐好像还不知道这件事吧?」我问道。

  「嗯,我明天再打电话跟她说吧,也要问问她的意见,看看她跟谁。」
  「姐好像今年去实习了吧?」

  「嗯......上次她回来的时候好像有听她这么说过,好像是去了N市,蛮远的。」

  妈妈说完又迅速的把小嘴给塞满,看着妈妈狼吞虎咽的样子,我也没有了继续问下去的欲望,当下无话。





  夜已深,一丝霜寒透过清冷的窗户传了进来,让人不禁生出一丝寒意,抬头看了看时钟,时针已指向十二。

  「这都十二点了,这妮子还真是一点都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子啊!」一边自语一边往堂妹的房间走去。

  熟练的掏出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灯还亮着,床上的可人儿已经睡死了过去,看着那哭得红肿的眼袋,脸上的泪痕和被泪水打湿了一半的枕头,说不心疼,那是骗人的。

  轻轻走到床前,看着那精致的脸庞上哪让人惊心动魄的泪痕,可想而知眼前的可人儿心里到底承受了多大的打击。

  缓缓俯身,温柔的吻去了堂妹脸上的泪痕,「嗯......哥哥」堂妹的眼睛缓缓的睁了开来。

  「又说自己会出来吃饭的,怎么就睡下了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你老公很心疼啊?赶紧起来吃东西,不然打你屁屁。」我威胁道。

  堂妹听完小脸一红,辩解道:「我是想出去吃东西的,不知道怎么的就睡着了......」说着就要坐起身子。

  「别动,来,宝贝儿,我抱你出去。」看着堂妹那虚弱的样子,直接一个公主抱把堂妹抱了起来就往客厅走去。




  「先喝杯热水暖暖身子,我去把饭菜热一下」

  「嗯,我没事的哥哥,你去忙吧」看着把不放心写满了脸的我,堂妹冲我甜甜一笑说道。

  「那好,稍等片刻,马上就让你吃到你哥精心为你制作的爱心大餐!」说罢便在厨房忙碌了起来。




  「爱心大餐来咯,来,先把这碗鸡汤喝了,知道你爱吃冬菇,所以放了很足哦!感不感动?!」我得意道。

  「嗯,哥哥,最好了!」堂妹甜甜说着,眼泪又留了下来。

  「诶?咋又哭了呢?再哭我可不高兴了啊!」看到堂妹眼泪又像阀门止不住一样流了下来,吓得我赶紧抽了好几张纸巾帮她堵住。

  「嘻嘻,还不是怪你,弄得那么煽情,最喜欢哥哥了!」

  「是是,我也最喜欢敏了,来,先把鸡汤喝了,凉了就不好喝了。」看到堂妹破涕为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连忙把鸡汤递了过去。

  接过鸡汤的堂妹浅浅喝了一口后,双眼立马恢复了神采,端起鸡汤一饮而尽。

  「嗯,鸡汤好好喝啊!想不到哥还有这般手艺。」

  「想不到的还多着呢!好喝就多喝点,厨房还有呢,我给你去盛。」



  好说歹说终于让堂妹吃完饭并乖乖洗澡回房睡觉的我正一脸舒坦的躺在床上,为接下来和周公女儿约会做准备着的时候,房门被悄悄的打开了。

  一个娇小的身影偷偷探了进来,蹑手蹑脚的关上门生怕发错丁点动静,在黑暗中慢慢摸索到我床前,欣开被子一咕噜就就钻了进去,熟练的张开双手双脚缠在了我的身上。

  「怎么了?宝贝儿,睡不着吗?」我问道。

  「哥,我心里好堵,要我好吗?我想发泄一下。」堂妹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紧注视着我。

  「可是,你的身子受得了吗?」我担忧道。

  「没事的哦,我想和哥哥合为一体!」堂妹朝着我妩媚一笑。

  人家都投怀送抱这份上了,我再不有点行动,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

  我的手一把抓住了捆在我腰上的小腿,「嗯?穿了丝袜?」我惊异道。
  堂妹小脸一红,说道:「还不是因为你喜欢,所以才特意穿上的......」

  手顺着那修长的丝袜美腿继续往上摸去,拨开那宽大的连体睡裙,径值往那桃源探去,「小骚货,内裤都没穿就跑来勾引你老公!」我调戏道。

  堂妹媚眼如丝道:「那老公喜不喜欢我骚啊?」

  「宝贝儿的,我都喜欢,来,躺好,让老公好好服侍你」

  将堂妹平放在床上,随手打开了桌子上的台灯,一阵淡黄的灯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堂妹那凹凸有致的身子也彻底展现在我的眼前。

  雪白修长的美腿被黑色的丝袜所包裹,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印有卡通图案的宽大连体睡裙,内裤和胸罩都没穿,一把将睡裙脱了,那精致的身子一下子便赤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看着那白的晃眼的乳房,那惊人的弧度,还有那鲜红的小乳头,我一把扑到了堂妹身上,一边摸着堂妹的乳房一边将嘴凑上去吮吸,「好香好软好滑啊。」
  我一边舔一边捏着搓揉着,没多久堂妹的乳头已变硬了乳晕也变得红红的,她的脸颊也变红了。我的一只手滑过她平坦的小腹向她的私处滑去。我的手越过她那毛绒绒的草丛,揉着她的阴部,我用中指隔着丝袜扣进她那滑腻腻的的小穴里,「老
婆你怎么那么快就这么湿了?」

  「你还说,不都是你把人家弄得……」

  委身趴在堂妹身上,讲堂妹的美腿摆成M字型,「嘶啦......」一把撕开了挡在小穴前的黑色丝袜,把头伸在堂妹的双腿间开始舔堂妹的小穴。我用舌头在她的阴道中绞着,一只手插在她的屁眼中,让堂妹享受更多的快感。
  在我猛烈的攻势下堂妹全身颤抖着,从她的穴中滴出了一滴滴的爱液,我赶紧将它们都舔干净,我用嘴含着堂妹的小穴吸着她的小穴,我真的太爱堂妹了,爱她身体的每一部分已经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

  「老婆我要插进去了」

  「嗯,快进来。」

  我跪在堂妹的双腿中,将我的鸡巴对准了那淫液泛滥的小穴插了进去。
  虽然堂妹的小穴已相当的湿润了但初禁人事不久的她还是发出了叫声:「啊……老公……啊…慢慢来……啊……」

  我慢慢的将阴茎顶进堂妹那紧紧的暖暖的阴道,又慢慢的抽出来,虽然很慢但我想我的肉棱子一定刮得堂妹很爽,要不然从我一插入堂妹就没停止过叫声,这就叫慢工出细活吧。

  「啊……老婆,你的小穴包的我好舒服。」

  我继续慢慢地推着,她的淫水随着我鸡巴的一进一出已经流的床上都湿了。
  「啊……啊……我的亲亲好老公……啊……快点……老公我好爽,好畅快,快点给我……啊……」

  我听堂妹这么一说,抱起她的一只丝袜美脚,开始猛插她的小穴。我用力一顶整根插入,并不马上拔出,先在她的穴里来回研磨,左右转动我的阴茎,然后我又快速的抽动我的鸡巴,又一下子把我的鸡巴拔出,把堂妹粉红色的嫩肉都带了出来,再一次将鸡巴重重的顶进堂妹的小穴,让我们的性器紧密的结和在一起。

  我喘着气问堂妹:「怎么样老婆,爽不爽,我弄得舒服吗?」

  「啊……呣……啊……太……老公……你……太……利害……了……啊……我快给你弄死了……啊……」

  「还要不要……啊……」

  我放下堂妹的玉腿压在堂妹的身上吻着她那娇艳欲滴的小嘴,下面仍狠命的顶着她,竿竿到底再加上身体的重量,简直要把堂妹的小穴都插穿了。堂妹的双脚缠在我的背上双手揉住我的头颈,嘴里发出阵阵令人兴奋的叫声。我的龟头被一阵阵的爱液浇灌着,使它变得更粗更硬了,堂妹在我的猛攻下已不知泄了几次了。

  「啊……老公,啊……你…你怎么……这么利害……啊…到现在……啊……还不射……啊……还这么有力……啊……小穴被你插的好美,啊……呣……插我……再用力……啊……我不行了……」

  「老婆,再忍耐一会。」

  「啊……呃……老公,……你……好强啊……呃……」堂妹在我的狂风暴雨攻击下动情的呻吟着。她无力的双手抱着我撑在床上的手,腰部却渐渐用力,阴部随着我抽插的节奏上拱,我一抽一插,堂妹呢,一拱一挺,我们的性器毫无间隔的交融在一起,堂妹的蜜汁湿润了我们的下体。

  强有力的来回抽插让我的龟头产生强烈的快感,温润窄紧的肉壁也在不停的按摩着我涨粗的阴茎,短兵相接的花心发出令人把持不住的吸引力,我感到我快要崩溃,快要达到喷井的边缘。

  肉棒用力的捅进那肉洞,这次我没有把肉棒抽出来,继续让整个肉棒在堂妹的这个仙人洞里歇息温存。堂妹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可人儿,玉臀不再上拱,肉壁不再象之前那样用力的吮吸我的肉棒,她也明白我此时的状态。

  我们就这样静躺着,但是身体的其他器官可没有静下来。我们四片唇紧紧的贴在一起,就像一对热恋的恋人,嘴里不断的吮吸着对方的津液;我的手爱抚着堂妹白皙娇嫩的肌肤,揉搓着静挺立的双峰。

  不一会,堂妹就变被动为主动,小手轻轻的把我推倒,我整个人就顺势躺在床上。堂妹动情的用香唇吻着我的胸膛,还顽皮的轻轻咬了我的小乳头,害的我全身打了个寒战。堂妹完全融化在我的男人味之中,我也完全融化在堂妹柔情的似水中。

  堂妹慢慢的爬上了我的腰间,玉手探到我的大腿根部,捉住我涨粗的肉棒,轻轻的撸了几下,嘴角露出淫淫的笑意,眉目之间飘动着惊讶,呵呵,堂妹似乎很满意我肉棒的状态。

  我也不甘示弱,手也一把伸进还在滴着蜜汁的蜜洞,捣鼓着;一手摸索到了堂妹弹手的玉臀。

  堂妹红晕着脸,娇躯动情的忸怩着,小手再度扶着我的小弟弟,玉臀也拱向我的腰间。

  我当然知道她想什么了,休息了一阵的小弟弟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堂妹玉手扶着我的肉棒引向她的蜜洞,娇躯慢慢的直挺起来。肉棒终于再度光临这个神仙洞,龟头刚刚探进一个头,整个肉洞就一股脑的迎了上来,堂妹可真是相当主动,身子直挺的一下子就坐上我的腰间,蜜洞完全包容下了我的整条肉棒。刚刚短兵相接,马上就真刀真枪干了起来。

  女上男下的姿势也是我比较喜欢的做爱姿势。因为这个姿势能让我的肉棒完全融进女方身体,还能让我正视坐在我身上的女人的正面,能抚摸到堂妹的乳房,能和她亲吻,虽然有些人说这个姿势是女方占主动,但我认为,这不能简单的说谁谁占主动,我在身下还不是一样可以主动,因为我的体力够好,腰部力量能保证我跟上女方的节奏,甚至让女方跟我的节奏。

  堂妹的玉臀重重的坐向我的腰间,我腰部狠狠的挺起,这一坐一挺之间,让我们的接触完全没有阻隔。

  堂妹涨红着双颊,动情地呻吟着,双手无助地停在我的胸膛上支撑着自己起伏的娇躯,「老公……对,呃……别停,插我……啊……干我……」

  望着除了腿上那诱人的黑丝袜,全裸的堂妹近乎疯狂的在我腰间起伏着,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畅快:「老婆,老公干得你爽吗?」

  「爽,……呃啊……太爽了,……老公,……呃,……你好会干啊……老公你把……呃……把我干穿了……」伴着阵阵喘息声,堂妹毫不矫情的呻吟着。
  我慢慢的直起身子,双手环抱着堂妹,低下头,脸紧紧的贴在她的乳沟,屁股也慢慢挪到床的边缘,双脚自然垂放下来;堂妹也配合著我的动作,修长的双腿环扣在我的腰间。我们改躺为坐,我顶她坐。

  就这样我抱紧堂妹又插了很长时间,我浑身一阵酸麻,浓浓的精液全射进了她小穴的深处。

  「啊……啊……啊……老公你烫得我好舒服,我好幸福……啊……」

  「好点了吗老婆?」

  「嗯,心里觉得畅快多了,谢谢你,我的好哥哥,话说哥,你恢复的好快喔,你的鸡鸡又变的好大好硬了,都成紫色的了。」

  堂妹说着翻过身,一边搓揉着我的阴茎,一边跨坐了上来,「啊……」没想到现在的堂妹性欲竟然那么强。

  堂妹慢慢的套坐了上去塞得她很充实的样子,小穴已经很润滑了,不然她也不会那么舒服。堂妹趴在我身上,身体上下挪动着,我为了让她省力点臀部也迎和着她的动作。

  堂妹捏着我的阴囊使劲得往她的阴道深处顶,「啊……老婆,轻一点,你抓的我好疼。」

  堂妹双手顶住我的胸口人坐了起来仍使劲的上下套弄,弄的是杆杆到底,以满足她那强烈的性欲,由于堂妹的动作太大我的阴茎不时滑出她的体外,「慢点,小心把你老公的好宝贝坐断了啊。」

  堂妹阴道深处流出的热热的液体不时刺激着我的龟头,不知在堂妹泄了多少次后,终于满足的又一次趴在了我的胸口上喘着粗气。

  我帮堂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老婆,满足了吗?你先休息一会,呆会老公再让你爽一次。」

  「嗯,老公,你可不可以,插我的屁眼,刚刚你用手插进去了时候,感觉很不错......」堂妹脸红彤彤的说道。

  「想不到我的宝贝儿还有这种爱好啊!」我嘴上调戏着,心里正式求之不得,那娇嫩的小菊花我垂涎已久,只是怕弄疼了堂妹一直不敢下手。

  我让堂妹双手撑住身子趴在床上,尽量把双腿分开些,把屁股抬高,这样堂妹的小菊洞就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先用舌头舔着堂妹的屁股,慢慢的移向她的小屁眼,用舌头顶进她它的里面。

  「哥,你舔得我好爽……」

  我又用手指沾了一些堂妹流出的淫水,涂在她的菊洞口,先用一只手指插进堂妹粉嫩的小屁眼,由于爱液的润滑,插入倒并不困难。

  「老婆,痛吗?」堂妹不置可否,只是摇了摇头。

  我的手指在比堂妹小穴更暖更紧的屁眼中进进出出,速度也越来越快,手指也越来越滑腻,堂妹也已发出哼哼卿卿的声音:「嗯……啊……噢……啊……」
  我知道时机到了:「宝贝儿,要上了,你可要尽量放松。」

  「嗯。」

  我把阴茎先在堂妹的小穴中又抽插了一会,便分开堂妹的臀部,龟头对准了我梦寐以求的小洞中插了进去。屁眼就是不同于阴道,虽然已经做了准备工作,但还是很难插入。我边旋转着阴茎边向前顶,只顶进了一点点,堂妹便皱紧了眉头。

  「痛吗?要是太痛的话,我拔出来算了。」我心疼道。

  堂妹摇了摇头,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说道:「没事的,继续吧哥哥。」
  我双手紧紧抱住堂妹的小蛮腰,腰身一沉,又顶进去了一般。我开始慢慢地抽送,堂妹的肛门真的好紧,把我的肉棒裹的紧紧的。

  「嗯……哥……你快……插死……我……了」没插多久,堂妹的呻吟声又传了出来。

  真是个天生尤物,第一次插屁眼也能那么快有感觉。

  我一只手抱住堂妹的腰,另一只手使劲地捏着堂妹的乳房:「我要操死你……啊……老婆……你夹得我好爽。」

  堂妹已无力再撑着身子,整个前身趴到到了床上,我顺势把她翻了个身让她仰躺,我并没放慢速度,仍然狠命的抽插着她。

  「哥……啊啊……你别用太大力……我的后面都快要……啊啊……被你搞烂了……」

  我捏住堂妹的双乳使劲往前一顶没想到阴茎整根插了进去。

  只听堂妹尖叫一声:「啊……哥,好痛我想被你顶穿了吧?」

  说着她臀部一提,双腿一夹,我的阴茎被她这么一弄,热热的精液一股脑儿都泄在了她的小屁眼里了。我的阴茎在她的菊洞里频频跳动,直到射了3、4次这才停住。

  我等到阴茎稍稍变软后拔了出了,「还好,宝贝儿没事的连血也没出,不会顶穿的。」

  我看着我白白的精液从堂妹那尚不能闭合的屁眼中流出总算松了口气。
  「宝贝儿这次享受够了吗?」

  「嗯,哥我好幸福啊,我永远不离开哥哥你。」

  堂妹意犹未尽地对我说。我又躺到床上,堂妹依偎在我的身边,我摸着她的乳房和她的屁股,她搓揉着我的阴茎,头枕着我的胸膛……

  「你知道吗?哥哥……」

  「嗯?」

  「当从伯母口中得知,伯父的出轨对象竟然是我妈妈的时候,我觉得我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天都是黑的,看不见一丝光明,我好害怕……」

  我一手抱着堂妹一手摸着堂妹的小脑袋说道:「没事了,这不是还有我么,害怕的话就把我抱紧点吧。」

  「嗯,谢谢你哥哥,哥哥不会也离开我吧?」堂妹抬起头盯着我道。

  「傻丫头想什么呢?不许再胡思乱想了听到没有!」

  「好的,哥哥能抱紧点我吗?」

 

    好一阵温存后,我抱着肛门被破处行走不便的堂妹往浴室走去。

  我将堂妹放在浴缸的边上,轻轻的脱去了那被我撕烂的沾满精液和堂妹淫水的丝袜,再抱起堂妹亲亲的放进浴缸里,自己跪在堂妹的修长笔直的大腿中,将堂妹的双脚大大的分开。我将堂妹的大阴唇用手指撑开,红红的小穴在水中更显得神秘诱人。

  我把手指插进了堂妹的阴道,入手都是滑腻腻的,我把手指微微弯曲,将小穴里面的精液一点一点的抠了出来,我一边用手抠着一边嘴也没闲着叼起堂妹那36D的雪白奶子吮吸了起来。

  堂妹被我弄得发出了极其享用的声音:「啊……啊……啊……老公…
呣……好哥哥你好会弄……啊……弄的我……我好美……啊……」

  插在堂妹小穴中的手指立刻被一股热热的液体浇到,手指被这一浇,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暗骂自己精虫上脑后匆匆帮堂妹清理了身子,把堂妹送回了房间,温柔的帮堂妹盖好了被子,轻轻吻了堂妹光洁的额头互道「晚安」后便回到了自己房间,多事的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早啊!妈。」我打着哈欠道。

  「诶?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竟然比小敏起的还快?」

  「妈你这算什么话?有你这么说你儿子的么?对了,不用去叫敏了,昨晚哭得稀里巴拉的,让她好好睡一觉吧。」我说道

  「嗯,那好,我等下给她班主任打个电话帮她请假,话说昨晚上她出来吃东西了没?」

  「嗯,这妮子昨晚睡着了,被我强行叫起来起了点东西。诶我说,妈你今天精神不错啊?跟个没事人一样。」

  「什么叫跟个没事人一样?我能有什么事?看我刚回来的那几天还伤心的不够想再看我伤心多几天啊?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吃早餐,吃完赶紧给我滚回学校去。」妈妈白了我一眼,无语道。

  吃罢早餐,抓起挂在椅子上的背包跟妈妈道了一声别,便出了家门往公交站走去,看着原本应该是被堂妹挽着的左手,左手还在,堂妹却不见了踪影,除了感叹世事无常,还能做什么?



  「啊啊啊!要迟到了要迟到了......」一阵高亢的尖叫声从堂妹的房间传了出来。

  只见堂妹一瘸一拐的从房间冲了出来,想走快点,肛门被破的疼痛又不得不让她放慢了脚步,一快一慢,给人产生了一种极怪异的感觉。

  「啊,伯母,你怎么不叫人家起来啊?人家要迟到了啦!」路过客厅的堂妹看到我妈妈在餐桌上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埋怨道。

  「哦,小敏啊,起的那么快啊?我还想让你睡多一会再叫你起来呢!慢点,别急,是小峰让我别叫你起来的。」妈妈笑道。

  「堂哥?」堂妹疑惑道。

  「嗯,你堂哥心疼你想让你睡多一点,我等下打个电话给你班主任,给你请个假,别愣着了,快去把脸洗了来吃早餐」妈妈催促道。

  看着洗好脸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的堂妹,妈妈突然说道「小敏,这件事你有跟你爸爸说过吗?」

  「啊?嗯,昨晚跟我爸爸通了电话了,他说等他回来再处理……」

  「那,如果你爸爸妈妈离婚的话,你选择跟谁?」

  「我应该会选择跟我爸爸吧……」

  「跟你爸爸啊?你要知道,你爸爸现在主要是在B市发展的哦,如果你跟了你爸爸你可能就要转学去B市了,你有考虑到这一点吗?」

  堂妹咬了咬嘴唇,道:「嗯,我爸爸也跟我说过这事,可是一想到我爸爸被我妈妈背叛了,身边还没有个人陪着的话,真的是太可怜了,所以,我还是决定了要跟我爸爸。」

  「嗯,你爸爸也是一个可怜人,我尊重你的决定,你小峰哥知道这件事吗?」

  「他还不知道,伯母,我求你先别告诉他,我想给他来一个充满回忆的道别......」

  然而此刻坐在公交车上的我对家里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更因接下来的一系列事情,让我对堂妹充满了愧疚之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