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过去爱上你】(21-22)【作者:影帝布茨克斯】   乱伦小说 
字数:8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一章

  「秋实哥,不好意思让你等的时间长了啊。」

  周若雨像只翩翩飞舞的蝴蝶一样从楼里踏着轻快的脚步奔了出来,杏黄色无袖连衣裙,白色平底小皮鞋,乌黑的秀发用粉红色的蝴蝶结发卡束在脑后。清纯的打扮再加上甜甜的梨花酒窝,真是一个可爱之极的少女。

  「我也是刚到。」陈秋实绅士地为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微笑道,顺便抬起头来朝楼上挥了挥手,周若云正在窗口前向二人作别。

  「秋实哥骗人,半个小时前我就看到你在楼下啦。」欣然坐进副驾驶的周若雨嬉笑着揶揄道。

  「咳,这叫善意的谎言。」陈秋实虽然被揭穿,脸皮还是很厚的。

  「嘻嘻,我刚才是骗你的哦!」没想到周若雨把他给摆了一道,随后便欢呼着挥舞着如葱段般雪白的小臂,像是放飞的小鸟一样兴奋雀跃「让我们向着快乐出发吧!」

  古诗有云「烟花三月下扬州」,正是这时节对江南最美好的写照,柳絮如烟、繁花似锦。

  车子徐徐开出了城,道路两旁便是金黄色的油菜花海,无尽的花海中还隐藏着阡陌纵横的稻田,殷勤的老水牛在低声哞叫,天上飞过北归的大雁,向更远的北方逐群迁徙。

  如此怡人的美景怎舍得挪动脚步,将车子停到一旁,周若雨便钻到了油菜花田之中嬉戏。

  一时间撞了衫,竟分不清谁是油菜花,谁是那美少女。

  「好美啊,秋实哥。」周若雨挽着他的胳膊轻盈的踏在田间小道,「刚才拍的照片好不好看呀?」

  「好看,人漂亮怎么都好看。」陈秋实置身与油菜花的清香和少女幽香的包裹之中,不禁吟道「篱落疏疏小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

  「呀,大诗人。这又是你写的啊。」

  「我哪有这才情,这是唐朝诗人杨万里所书,课本上没教过吧?」

  「哼,你又把人当小孩子看。」周若雨撅起娇艳的嘴唇,撒娇道「人家哪里是儿童了嘛。」

  陈秋实低下头,见身旁的少女用隆起的山包蹭在他坚实的臂膀上,不禁有些意动,一时失了神。

  「讨厌……往哪看呢。」周若雨捂着胸口的春光,红着脸嗔了一声,煞是可爱。这娇羞的模样当真是一脉相承,不过柳思慧更像是欲语还休的熟媚,若云则是刻意压制内心的悸动,而若雨的表情则分明就是春毫不掩藏的少女怀春。
  「不看怎么知道你是孩子还是大人啊。」陈秋实调笑道。

  「那……那你看吧。」周若雨大胆地拿开遮掩的双臂叉着腰,挺起了胸部,虽然没有柳思慧那般巨大,但目测下来起码是B级的酥胸,有其母的基因,又怎么可能是飞机场呢。「你说人家是不是大人了呢?」

  「哈哈……你猜?!」陈秋实在她的小鼻头刮了一下,便笑着转身走开,留给她遐想的空间。

  「秋实哥……等等我。」

  ………………

  从油菜花海出来,二人再次踏上旅程,野外踏青当然不可能总在菜地里蹲着。
  江南风光,除了这繁花似锦,还有山河湖海可以观赏。尤其是此处毗邻太湖,无论是人文古镇还是碧波荡漾都有太多地方值得去了。

  周若雨打小就对古镇见得多了,那么剩下的选择自然就要去湖上玩耍了,租一条小船自娱自乐也是极好的。太湖中有不少岛屿都可以停靠下来就餐歇脚,并不荒凉。

  划船的桨夫自然是陈秋实一并兼任,享受着和煦的微风,徜徉在碧波荡漾的湖水之中,心情格外舒畅。

  周若雨坐在对面,将嫩白的脚丫从皮鞋中释放出来,双足撩过水面,似要和游鱼嬉戏,小声地哼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可拉倒吧,现在划船的是我哎。」陈秋实打趣道。

  「嘻嘻,那你唱一个应景的。」

  「我想想啊,……西湖美景三月天呐,春雨如酒柳如烟哪……」

  「这里是太湖哎,又不是西子湖。」周若雨翻了个俏皮的白眼,顺手将清澈的湖水撩到他的身上。

  咦,小丫头居然敢调戏我!陈秋实便起了捉弄她的心思,丢下船桨便站起身来,用双脚踏在小船上来回摇晃着,惊得她立刻抱紧船舷,生怕跌落水中。
  不过陈秋实也只是和她开个小玩笑,自然不会二到把她给丢到水里做美人鱼,二人消停之后便继续前行。

  「那边好多人啊,是拍戏的么?」若雨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小岛,但见码头边的渔船上架着各种摄影器材,还有不少聚集的人群在忙碌着。

  「好像是吧。」陈秋实忘了一眼,如果没记错的话,这里应当是天堂岛才是。
  太湖上48岛,72峰,天堂岛只是一个很小的存在。相比三山岛、贡山岛,即便是本地人对此也是比较陌生的。或许就是因为这份不为外人所道,才有剧组选择在此安营扎寨,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陈秋实既不追星,对影视剧组也不感冒,但周若雨却很有兴趣,便依着她向小码头慢慢划去。

  「看,快看!是巩俐哎!」即将到达小码头时,小丫头便认出了剧组中最耀眼的明星,「大明星哦,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我要去合影拍照!!!」
  「一个演员罢了,至于这么激动么?」陈秋实撇撇嘴,嘀咕道。

  虽然嘴上是如此说,但还是不忍扫了她的兴致,于是手上加快了些速度。
  船刚靠上码头,尚未挺稳的时候,小丫头就一个箭步便踏上岸向人群中飞奔而去,陈秋实只得无奈地摇摇头苦笑着,无论哪个年代,追星的少女永远都是那么疯狂。

  陈秋实坐在船头,掏出一支烟来悠哉的点上,至于那些明星演员他也没兴趣一睹究竟,还不如在这歇口气呢。

  但见周若雨还没接近偶像,便在小码头上被人给拦在外面。不高兴的她当然会使出些小性子,推搡之中只听得噗通一声,娇小的身影便跌落在水中。

  我靠!陈秋实心道不妙,赶忙丢掉手里的烟头,把船划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切也不过都是瞬间发生的事情。码头又窄又短,水也不算深,关键是距离他并不远,当若雨在水中扑腾几下之后,就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给拉了出来,又拽到船上。

  「若雨,怎么样?没事吧!」陈秋实急切地问道。

  「秋实哥,他……他推我。」周若雨这会儿的身上已经湿透了,杏黄色的连衣裙紧紧贴在身上,犹如一层薄纱,将内里的内衣裤都能看个通透。不仅如此,委屈的小脸上挂着泪珠,一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楚楚可怜,这下真成了「若雨」。

  陈秋实扭头见到码头上站着两三个貌似场工的男子,一副幸灾乐祸、袖手旁观的样子,好不欠抽。但他没有立即发作,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周若雨披上之后,安慰道「小心别感冒,你坐船上别动,看我给你出这口恶气!」

  「嗯。」周若雨裹紧了身上的衣服,红着眼委屈地点了点头。

  下一刻,陈秋实就踏上了天堂岛的小码头,厉声道「刚才是谁动的手?」
  「呦,小子。想当护花使者啊!」一个戴着卡其色帽子的汉子瓮声瓮气地玩味道,「这里已经被剧组全部包下来了,没有允许任何人不得登岛。拍摄进度要是被耽误了,你丫赔不起!刚才哥们儿算是客气的了!赶快滚蛋,要谈情说爱去一边玩儿去,没工夫跟你磨牙。」

  「是么?」陈秋实扬着嘴角突然笑了,下一秒他就动了,不过面向的不是身前的场工,他既不是兵王转世也不是浸淫国术多年的练家子,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而是一闪身快速奔向立在旁边的补光灯,手上一推、脚下一踹,两组高高的灯柱全部哗啦啦地全部跌落到湖里。

  刚才不过是小范围的冲突,现在好了,整个剧组两三百口人的目光全部被吸引了过来。

  「妈的!找死!!!」那几个壮汉却是大意了,只防着这小子的拳脚,却没防住身旁一侧的剧组设备,这下是闯了大祸,立刻喝骂道。

  「谁是这里的负责人,立刻给我站出来。」陈秋实站直了身形,懒得鸟这些小喽啰,中气十足的喊道。要找回场子,就得先把事情闹大,比划拳脚那是莽汉才会做的事情,而他可是靠脑力的高级知识份子。

  「我是这里的导演,张艺谋。」身材消瘦的一个中年男子皱着眉头站了出来,冷声道「年轻人你要捣乱怕是走错地方了吧?就凭你损坏剧组财产这一条我就可以报警了。」

  「呦,大导演啊。」陈秋实不屑道,假如二十年后我还真得让你三分,但以现在的江湖地位也就只在文艺圈里打个转,而且也还没上升到「国师」的高位,自然用不着甩他。

  陈秋实底气甚足,伸手一指在船上还瑟瑟发抖的周若雨「报警好啊,我也要让警察看看,一个妙龄芳华的小姑娘是怎么被你们给推下水里的,不知道谋杀未遂和损害财产到底哪个更严重。」

               第二十二章

  什么?有人被推下水!张艺谋感觉头都大了。

  若只是来单纯找事的当地小混混,吓唬吓唬打一棒子再给点甜枣吃也就糊弄过去了。他也是走过南闯过北的,这种事情见得多了。但这顶谋杀未遂的帽子扣过来,可就闹大了。

  搞不好,那是要上新闻头条的。

  「说吧,你想要多少钱?」张艺谋捏着鼻子认栽,这颗苍蝇屎是必须要咽下去了,而且听口音也是本地人,还是大事化小的好。

  「笑话,我是缺钱的人么?」陈秋实不屑一顾,「把我当碰瓷儿的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

  「我要他的一只手!」陈秋实指着推人下水的那个场工,恶狠狠地道「哪只手推的,就废掉哪只手。还要让巩俐出来给她赔礼道歉!」

  那汉子一听要他一只手,居然这么恶毒,哪能不急,顿时暴跳如雷道「这可是上影厂的剧组,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里可不是上海!!」陈秋实回道。

  「年轻人,要适可而止,懂得进退!」张艺谋铁青着脸,他和巩俐虽然没结婚,但不清不楚的在圈内人皆尽知。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况且剧组几百号人,你怕不是烧糊涂了吧,冒充什么孤胆英雄。接着道「你看那姑娘的衣服也湿透了,总不能让她着凉感冒吧,先给你们在宾馆安排个房间换洗一下。然后有什么问题再谈可好?」

  「行啊,顺便准备一套干净爽利的衣服。」陈秋实直接回道,周若雨的确需要赶紧把湿衣服换下来,将她从船上拉到岸上之后随着其他工作人员前往岛上的宾馆。但这不代表他就此妥协,临走时没忘记叮嘱道「好好考虑我的提议,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

  「张导,你看要不要我带几个人教训他一下?」场工待人走后,低声献计道。
  「教训个屁!」张艺谋怒不可遏道,「看你干的好事,怎么能把一个小姑娘跟推到水里,有理也变没理!」

  「我……我当时也没办法啊,那小姑娘是俐姐的影迷,吵着非要过去,我就那么轻轻一推,谁知道……」那汉子抱屈道,俨然忘记了他在推人下水之后是如何的幸灾乐祸。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儿!」张艺谋真想把他也给踹到湖里,但还是忍住了,又唤来剧务叮嘱道「你拿2万块钱,给那小子送过去,让他们快点滚蛋。」
  「这么多啊?」剧务嘀咕道。

  「我撑死他!等回到上海我自会去和制片人解释。」张艺谋不耐烦地挥挥手,兀自回到导演棚内。

  ……

  「秋实哥,你刚才好厉害哦。一个人就敢和他们叫板,就像是五虎将的张飞一样,当阳桥头一声吼,喝断桥梁水倒流!」待二人达到宾馆,工作人员走后,周若雨兴奋地手舞足蹈道。

  「你这从哪学来的。」陈秋实苦笑道,「以我这面相比不上三箭定天上的白袍小将薛仁贵,也能和长坂坡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相媲美吧?」

  「嘻嘻,你真臭美,哪有这么自夸的。」

  「别贫了,快去洗个热水澡,再换上干净衣服。」陈秋实亲昵地揉了揉她头上的秀发便把她推进了卫生间。

  待里面传出哗啦哗啦的水声之后方才抄起客房的电话直接打给了王瑞山,他们现在是利益捆绑关系,属于一条船上的蚂蚱。这段时间老王在市内的风头一时无两,虽然没有转正,但是很会利用舆论手段,打开当地电视台和报纸随处都能看到他的身影,至于市委书记是谁?好像还真的鲜有报道。

  况且他的上位本就是出自市委书记和前市长的斗法,把他捧出来才能完全贯彻执行市委一把手的意志。

  虽然难得的周末被他打扰了兴致,王瑞山看在利益的份上,倒也没有推诿,一口便应承下来,在他看来这的确不是什么麻烦事。

  挂掉电话之后,陈秋实便在大堂的沙发上闲坐着翻看无聊的过期报刊,没多久便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

  打开之后,挤进来一个身着摄影背心,一看就是剧组的工作人员。兀自从随身的帆布包里掏出两叠捆扎好的「四大伟人」像,啪的一声重重地拍在客房内的玻璃茶几上。

  「呐,这是两万块。够你几年的工资了!」来人口气不小,又道「做人得知足,回去买台大彩电还有不少富余,没事的话就赶紧走吧,真惹恼了我们张导,影响了拍摄进度。别说这笔钱了,就怕你吃不了会兜着走。」

  「哦?这么大能量呢!」陈秋实故作诧异道。

  「那是,我们这部剧可是有大人物投资的。」来人鼻孔朝天,不无骄傲道。
  「嚯,佩服,佩服!」

  陈秋实抱拳施礼故作敬仰,这要是去捧哏的话不用喝酒烫头也能混个名堂了。
  「我劝你一句,见好就收。2万块钱平时你见得着嘛?碰瓷儿也是个技术活,别不知好歹!」

  「钱就放这吧。」陈秋实根本没拿那正要去瞧桌上的钱,淡淡地回道。
  来人见他没有拒绝,收了钱,服了软,倒也放下心来转身回剧组复命。
  而这边厢刚关上房门,却听见噗通一声,然后就是一阵「哎呦哎呦」的痛苦呻吟从卫生间内传了出来。

  「若雨,你没事吧?」陈秋实急忙走过去拍着房门关切地喊道。

  「呜……好疼……好像崴到脚了……」里面传来周若雨断断续续带着痛苦之色的哭声。

  「能站起来吗?」

  「呜……不行,太疼了……」

  「那你先用浴巾裹住,我再进去帮你看看。」陈秋实说完之后心里默默数了十五秒方才推门,他现在可没什么占便宜的想法。对柳思慧的报复心理,在这青春可爱的小姨妈面前是体会不到的。

  推开门来,只见娇小的身影跌坐在地上,一手捂着浴巾虽然盖住了身前的关键部位,但一双玉腿和锁骨还有裸露的脊背却是完全展露了出来,雪白无暇,肤若凝脂绝对是最好的写照。

  养尊处女的江南女孩儿,简直就是造物主的神迹。

  周若雨的另一只手捏着脚踝正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状。

  陈秋实蹲下来之后拿开她的小手,入眼即看到脚踝红肿,鼓起一个大包,看来是一不小心崴到了。这种伤势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只要不伤到跟腱就没大问题。但要真伤及软组织就不是国内现有医疗资源可以解决的了,得找国外运动医学的专家才行。

  陈秋实将毛巾用冷水浸湿,然后叠成块轻柔的敷在肿胀的脚踝上「问题应该不太大,冷敷12个小时候再热敷,等活血化瘀之后再到医院拍个CT,只要不是剧烈运动就不会伤到跟腱。」

  「秋实哥……那我以后会不会变成瘸子啊。」周若雨哭丧着脸道。

  「怎么可能?」

  「我看电视里腿断了什么的就变成瘸子,跛子了……」

  「要相信现代医学,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陈秋实忍不住埋怨道「都是虚构的而已,就算腿断了也能接骨,而且你这只是扭到脚踝。」

  周若雨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眼角还挂着泪珠,尽显少女独有的天真与烂漫。
  不过在下一秒,她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妥之处,除了胸前和下体被浴巾遮挡之外,其他部分全部裸露在外已经被眼前的这个男子给看光了。

  从没有过这种经历的小女孩,哪里该知道怎么办,顿时面红耳赤,体内的血液上涌。斜着眼神看到陈秋实并没有注意到其他地方,才略有安慰,但仍不免有些羞臊。

  「你还能站起来吗?总不能就坐在这冰凉的地上吧。」

  「呃……哎呦……疼……疼!」周若雨刚想尝试着发力,钻心的疼痛就传了过来,让她为此呻吟不已。

  「那,我把你抱到床上去吧。」

  「不……不要……」周若雨的脸颊更红了,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但下一秒又意识到也只有这么个办法可行了,又点点头,小声的表示同意。

  「那到底是要呢还是不要呢?」陈秋实全部看在眼里,不禁调侃道。

  「要……」这声音比蚊子还要小很多。

  周若雨低着脑袋,不敢直视陈秋实的眼神,因为话音刚落她就被横抱了起来,结实有力的臂弯触及背后光滑的肌肤,成熟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只觉得好不羞人。

  「秋实哥……你人真好……」

  身上仅盖着一层浴巾的周若雨斜躺在床上,玉足被陈秋实抓在手里轻柔地按摩,以加快血液的流动,减轻淤塞。脚踝的疼痛好像真的减弱了很多,而且还很舒服。

  「呦,发好人卡啊?」

  「什么叫好人卡?」

  「你们女孩子遇到不喜欢的男生,不都是对他说」你是个好人「吗?」
  「哪有……」周若雨微微娇嗔,撇着嘴道「我才看不上那些白痴呢,就知道耍酷,太幼稚了。」

  心气儿还挺高,陈秋实心内暗道,手上不自觉加了些力度,引得小丫头一阵娇呼乱颤,盖在身上的浴巾差点抖落下来。其实浴巾本来就那么大点,早就春光乍泄了。

  尤其是两团嫩白的乳肉,微微一侧身便能瞧个正着,尽管和柳思慧相比绝对不是一个量级,但乳型不错,假以时日未尝不会赶超其母的风韵。

  周若雨现在顾得着上面,却顾不着下面,浴巾往上一提,循着藕段似的一双白腿看过去,隐隐便能瞧见两腿之间有一团阴影,那便是少女幽深的溪谷与森林了。

  有道是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可不正是描写的那溪流潺潺的胜景。

  嗅着处子的幽香,陈秋实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一股暖流直往下冲,竟有了反应。

  「秋实……哥……你往哪看呢……」周若雨看到他热切的眼神,立刻夹紧双腿,一只手按下虚张着的浴巾,红着脸娇声嗔道。

  「咳,想事情走神了。」陈秋实虽然被当场揭穿,不过脸皮够厚,当即转移话题道「你把衣服穿上吧,等会儿有人接我们回去。」

  不说还好,这话音刚落,周若雨便又懊恼起来。

  为什么?落水之后没可能只把外衣浸湿,同时还有她的内衣裤。

  这岛上本就巴掌大小,也就近来发展旅游才勉强有了这家小宾馆,与其说是宾馆还不如说是招待所级别的配置。能有热水就算不错了,就更不用想临时买什么贴身衣物了。

  无他,唯一的办法只有找客房服务借了个电吹风,将湿漉漉的内衣吹干之后再穿。

  周若雨躺在床上行动不便,那么也就只能捂着脸透过指缝看着他的背影在那里忙活,但手里拿着的却是她的贴身衣物,让她这种未经人事,方才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又如何能够不羞涩。

  陈秋实怎么都是过来人,对这些浑然不觉,却不知一颗小小的萌芽在周若雨的心里开始滋生。

  与此同时,天堂岛的小码头,被打断的剧组再次进入紧张的拍摄阶段。没过多久,便听得湖中一阵轰鸣的汽轮机声。这可是现场收音,正待张艺谋打算发作,只见几条快艇飞速靠近。

  一群身着橄榄绿制服,头戴大檐帽的公安迅速的登了上来,约摸三十四口人将整个剧组给围住了。

  「谁是这的负责人!你们已经违法侵占公共用地,并且涉嫌蓄意谋杀,已经被群众举报。现在给我立刻停工,配合调查!」走在最前头的是一个脸型消瘦的中年汉子,阴鸷的眼神扫视着四周。大手一挥之后,公安们一拥而上开始拿人,只见现场便是一阵鸡飞狗跳,碰倒了不少机器设备。

  「曹所长,这是怎么回事!旅游局和文化局不是打过招呼了吗?」制片人不在,张艺谋作为现场导演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上顶,不悦道。

  「什么招呼?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有正式的行文吗?没有的话就是违法乱纪!!给我一并带走!」瘦脸男子傲慢的挥挥手,便有人将给张艺谋一并扣上了银亮的手铐,押上了快艇。

  「你是东山派出所的曹亮?」陈秋实的嘴角微微扬起,慢条斯理地对面前头戴大檐帽的男人道「在这多少年了?」

  「有十年了吧。」长脸男人压抑着心头的激动,小心地回道。

  「唔,是该动一动了。」陈秋实恍如城府很深的样子,随手将茶几上的两叠现金丢了过去,「今天辛苦你们了,拿去买两条烟抽,有什么问题就call我。」
  「这不合适,不合适!这是唐局亲自交代督办的,我也就是跑跑腿!」
  「呵呵,有意思。」陈秋实不禁又高看了他一眼,但也没打算把钱收回来,「如果想交我这个朋友,就拿着。否则就没有以后了!」

  「陈公子实在太客气了!」曹亮的眼神里这才露出一丝贪婪之色,谄媚道「那这次该怎么处理?要不要我给那个女明星点一下?」

  陈秋实皱了皱眉道「第一,以后叫我先生,不要称我公子。第二,把首犯教训教训,其他人先关几天再说。不要过了,免得影响不好。第三,我对明星没什么兴趣。」

  「是我唐突了,陈先生!」

  曹亮立刻俯首应了下来,并且安排一艘快艇将他们二人送回到了岸上。
  王瑞山一个电话就可以让暴力机构迅速出动,这就是权力的好处。就算你是多么耀眼的明星,在国家权力面前屁都不是,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人削尖了脑袋的想往上钻。

  即便是放个屁,也会有人捡起来说那是香的。

  陈秋实则顺带着坐实了市长远房亲戚的身份,而且还是个比较看重的亲戚,不然谁会为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亲自给公安局长打电话?不过这也足够让一个郊区派出所的所长仰望的了,要想往上爬就得抓住机会,他缺的正是这种机遇,又怎么会再思考法理层面的问题。

  而且程序上也是完全可以站得住脚跟的,所以这事做起来就是稳准狠,丝毫不拖泥带水。

  一个剧组的主要负责人基本都关起来了,除了一些场工美术之类的杂工和孤零零的女主演之外,基本都被带去了看守所,强龙再牛也难以压得过地头蛇。
  陈秋实将周若雨送回去免不了的受到周若云的一顿数落和埋怨,这个姐姐做的比当妈的柳思慧还要尽心尽责。而他晚上回去还要忙着给那位美熟妇上药,顺道偷偷窥视一番,真是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光是伺候这母女二人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